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文化 > 青春迷彩

职业化,能化开提干军官的焦虑吗?

来源:一号哨位  作者:武夫(姚超雷推荐)  时间:2017-02-27 11:32:00  阅读:
几年前,曾有一篇文章,叫做部队的亲儿子:每个提干军官都是一本书,这篇文章把提干生称为部队亲儿子,因为是他们是基层部队一手培养起来的干部,是部队给予了他们现在的一切。
然而,所谓部队亲儿子,并没有受到部队特殊青睐。甚至,在某些方面,他们比起同批军官来,劣势不小。年龄偏大,衔级偏低,政策滞后,后劲乏力……个人问题与成长进步的双重焦虑,使许多提干军官倍感压力。军改后,他们的生活会更好吗?很多人和我们一样,在焦急等待。 
大黑是一名在校提干生,今年29岁了,这是他在军校的最后一年。
当兵第九年,大黑因立两次三等功提干,成为了一名军校学员,完成了夙愿。可惜,因为提干,谈了好几年的女朋友彻底掰了。
原来,大黑提干前就在驻地谈了恋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因为提干必须是未婚,学员在校期间又不能结婚,所以提干成功后,大黑向女友提出——推迟婚期三年。
入学后,大黑的女朋友等了他三个月,然后,分手。“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为什么我都29了还不能结婚?”大黑一直疑惑着。
大黑把自己的困惑告诉同是提干的战友彪,彪拿出一张小女孩的照片对他讲:“看到没,这是我闺女。你可以先结婚不登记啊!”
大黑觉得他说得挺对,又觉得他说的哪里不对。“学员不能结婚,政策制定者肯定没有考虑到我们这种情况。”大黑想。
阿王是一名副中队长,今年30岁了,这是他当副中队长的第1年。
当兵第五年,阿王因执行某重大任务荣立二等功,尔后顺利通过提干考试。两年学历教育,一年任职培训,三年军校生活里,阿王一直是学员队模拟骨干,明星人物。
阿王回到原单位后,正式成为了一名少尉排长。三年后,按正常速度被调整为副中队长——副连职。
按理说升职了该高兴,可阿王却有点尴尬,任职培训时他手下的“兵”,去年调到自己的团里,成为了机关正连职干事。每次下部队,阿王都得整齐列队,率先敬礼,笑脸相迎。
要说阿王心里没有一点别扭,那是不可能的。当年同批分下来的干部,几乎全部已经跨入正连,有的当上了主官,有的去了机关。只有自己刚进副连……
“人家毕业是中尉副连,咱毕业是少尉正排,起点就低了很多,没法比。”看着一个个比他年轻的领导们,阿王这样安慰自己。
“起步是慢了点,但你们熟悉基层,熟悉部队,比他们进入角色速度快,很快就能追上来,首长对你寄予厚望哦!”阿王至今还记得,毕业回单位报道时,主任对他说的话。 
老许是一名达超龄干部,今年35岁了,当连长5年。
这两年,军改期间达超龄军官清退力度远超以往,若不再晋职,老许今年铁定该转业了。
说实话,老许一点也不想离开部队,一是对军营依依不舍,二是不知道退役了之后干啥?从18岁入伍起,这已经是在部队的第17个年头了,当兵,立功,提干,他对如今的生活感到满足。
去年底,老许表达了强烈的进步意愿,只可惜又没有成功。机关业务不熟悉,基层编制很有限,难道真要在17年退役?差一年就可以自主择业了啊!老许不甘心。
这两年军改,老许听说职业化后可以长期服役,一直期盼着政策的落实。但没想到的是,率先落实的不是职业化,而是清退达超龄。
今年,职业化能落实吗?否则,老许可能真的要跟部队说再见了。老许焦急地等待着……
阿黑、小王、老许,他们是提干军官的缩影,他们是大时代下所有不安的心的缩影。
军改不是万能的,它不可能解答所有的焦虑,但军改的目标是明确的,其中包含更科学的人才培养模式,更高效的人力资源管理。
军人职业化,服役年限延长,低级军官的年龄天花板将会消失,困扰大龄军官的达超龄问题能否得到解决?
衔本位确定,一衔对一职的情况下,提干生在起跑线上的劣势是否会因此改变?
职业化要求专业化,提干生的能力素质能否在军校培训中得到真正提高?指挥类专业的专业技能能否真正掌握?
军改不是普惠,有些人会受益,有些人会受损,每一个人对此都有不同的期待和解读。
但我始终有一个不成熟的心愿,希望想留的人能留下,想走的人能怀着感恩离开。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