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文化 > 青春迷彩

从这里走向战场!打通军校改革的任督二脉

来源:一号哨位  作者:剑心(姚超雷推荐)  时间:2017-03-05 17:04:00  阅读:
军改如刀,院校的改革已经尘埃落定。
有人因为母校的“后会无期”而失望失落,有人因为恩师要脱下军装而扼腕叹息。
然而,于我而言,母校还在,虽未如愿“升级”,但至少还有追忆青春的地方,已经心存感激。
相比于这种情愫,另外一种则可能让我更加激动和欣喜。
让咱们一同回想一个上课前的场景,特别是每门课的第一堂课,或者每场大型讲座的开头。
在那样的时刻,要么是授课教员进行自我介绍,要么是讲座的组织方对主讲人进行介绍。
那么一般会介绍什么内容呢?
一般会包括此人的求学经历,毕业于某某名牌大学,此刻台下会有一片惊叹——哇!这么牛啊!
还会介绍他的学术成就,此刻我们的眼睛里会闪闪发光,是羡慕,也有崇拜。
当然,还会包括他现在的职称,比如说讲师、教授,当然也有某某专家,甚至是两院院士。
能有那样的牛人给我们上课,我们每个人都会深感荣幸,也会有发自内心的佩服和赞许。但是,如果细细深思,总会觉得少了点东西,但是却一直未曾寻觅到所缺何物。
直到如刀军改落向军队院校,才解开了之前存于我心的疑问,寻找到那个缺失的“点滴”。
现在想起来,当初对授课的教授、讲座的专家的羡慕、崇拜、佩服和赞许,绝对是发自内心,但那些似乎更多的是一名后辈、学生对前辈和老师的情愫。
但问题就出在一个“军”字上。从入学开始,队长就给我们强调这个“军”字——“军校,军校,首先是军队,才是学院和大学;军校学员,你首先是一名军人,之后才是一名大学生!”
作为一名军人,对台上的授课人,我们似乎少了一份出于这份特殊职业的尊重,也就是说,少了那个“军”字。
原因在哪呢?一名去国外学习的师兄的经历或许可以帮助我们管中窥豹。
师兄去过德国学习,也去过俄罗斯比赛。
他在德国学习的时候,那些老师也要先自我介绍。
可是他们介绍都是这样的——我是xx,之前是X旅的旅长,参加过北约XX行动,是否杀过人……
台下来自各个国家的学员都发出了惊叹声,眼睛发光,而来自中国的师兄一行则感到不可思议,也有别的国家的学员不自觉地给予了掌声。
可是西方国家的学员却觉得稀松平常,并对师兄说了一句,“我们的老师都是这样的啊!”
再说说师兄去俄罗斯比赛的见闻。
俄罗斯每年都会组织多项军事竞赛,我问他有何受,他就说了一句,这个“战斗民族”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啊!
原来,俄罗斯的军人参加比赛从来没有像我国这样提前十个月甚至是一年时间开始挑人、训练、淘汰再训练,他们的参赛人员往往可以反映其平均水平,而我们的几乎已经代表了一个区域里面的最高水平了。
除此之外,战斗民族的军官能力素质、责任心、实际操作能力特别强。比如说,无论是车辆出入库,还是武器装备损坏之后的维修,遇到难题的时候,军官的身影总会出现在“最前线”,而且他们不是在那看,而是真的在动手操作、修理、指挥。
后来,师兄与俄军军官交流的时候发现,他们实操能力的培养最初是在院校,因为他们的老师也是从各个作战部队过去任教的,对部队的情况、装备的性能、指挥官应该具备的素质更加熟悉。
同时,那些参加过各类作战行动的教员对战场的需求和情况也是烂熟于心,于是在执教的时候会更更加精准地传授学员技能,锤炼能力素质。
全军掀起“实战化训练”的热潮之后,军队院校打出了“向部队靠拢,向实战聚焦”的标语。
虽说训练要求严格许多,科目增加不少,考核标准也很高,但是离真实的部队依然有不小的距离,也没有聚于实战的中心。
现在很多人说军校毕业的新学员到了部队水土不服,不接地气。学员自身固然要负主要责任,但是那些“未曾起于卒伍”的老师、部分没有部队任职经历和经验的教员是否也应该为毕业学员的水土不服、不接地气埋点单”呢?
自古名师出高徒,那么,没有部队经历的老师如何教出接足地气的学生呢?
如今,院校开始进行裁撤整编,相信多年的论证所得出的方案会将现有的资源最优配置,最大化利用。
而院校教员的调整也是极为引人关注的,除了部分人员转成非现役之外,一线作战部队各级指挥员到院校任教,倘若能够实施,或许会是一大创举。
因为此举既可缓解一线部队人员的流通问题,又能用好“他山山之石头”——让优秀的、具有丰富经验的指挥员充实教员队伍,打造更接地气、更为强大、更加出色的基层军官队伍,把国防现代化事业的基础夯实,从源头上为强军梦助力!
希望有一天,师兄讲过的故事,可以让师弟来讲——哇!我们XX教员居然是Y部队的副旅长啊,他参加过……

收藏】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毕业分配,选岗和战友情哪个更重要?
下一篇: 没有了

  • 国防生动态
  • 政策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