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文化 > 青春迷彩

“鸟院”,我还欠一句“谢谢你”!

来源:一号哨位  作者:阿布龙二(姚超雷推荐)  时间:2017-04-21 19:47:01  阅读:
 
鸟院!鸟院!
身处洪流中,终将被淹没……
毕业后还常常提起母校的,不是当年那些“985”“211”的傲娇青年,就是常常怀念过去而当前不尽如人意的失意愤青。
如果,这句话是个真命题,那么这篇文章就不会存在了。
我的母校既无名气,也无光环,甚至连当地人都不甚清楚她的具体坐标。这样一座小小的学院,却让我们这群毕业多年的学子爱恨交织,难以忘怀。
我们亲切地称她为——“鸟院”。



高中时期,我们学习的最大动力就是老师为我们构架的蓝图:蓝天、碧水、大草坪,宿舍、网吧、女朋友……
要不是我到了“鸟院”,我差点就信了!俗话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预”了,但出乎意料的是,我还是给废了。我发誓当年在报志愿的时候,我查过这个名字冗长的学院,浏览了她的主页——鸟瞰图,宏伟大气,错落有致,功能完备,设施齐全,是新时代有志青年向往的地方。
呵呵……
到了学院,知道真相的我都惊呆了,这……就是我三年寒窗的结果?
一个只有两个篮球场的大学?

真的假的,这哪够我们这群精力充沛的年轻人玩啊?
好吧,就算不玩,这么小一间的图书馆又是怎么回事?
还让不让我好好学习了?
too young too simeple,sometimes naive.
过不了多久,我就会知道,我的眼界太狭窄了,我只看到两个球场,一间图书馆,我没有看到辽阔的卫生区,草坪、冬青、榆园,葡萄园、家属院……有了他们,哪里还需要篮球场和图书馆!
当时的我更不知道,三个月后第一场雪飘落的时候,我才会懂,我错的太彻底了,连修饰语都用错了,不是“精力充沛的年轻人”,而是“精疲力竭”,整整一个冬天,整整四年,我们,都是精疲力竭。
没有经历过得人一定会说,太夸张了吧。
经历过得人一定会点头,大赞一句,说得太对了……
这就是小平同志提过的,实践才能出真知!
那些年的冬天,只要是提前起床,班里定然会有一个人跳下床,赤脚趴在窗前一望,然后通报大家:“卧槽,又下雪了!”接着就是一声接着一声的“卧槽”……随之而来的几天,生活状态完全打乱:
起床,
扫雪,
洗漱,开饭,上课,下课,吃饭,
扫雪,
上课,下课,吃饭,
扫雪
睡觉……
第二天接着重复,周而复始,直到满院子的雪都堆在草坪绿化带,都被抹得棱角分明,直线方块。
眼看着春天要来了,突然知道我们的母校在山里还有个基地。哎哟不错奥,带这些年富力强的孩子去参观一下吧。可是,参观为什么要带推雪板和床单?果然,不详的预感应验了,囤积了三个月大雪的基地啊,让我们看一眼就有了想哭的冲动,基地之所谓基地,无它,唯大而已!
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来来来,推雪板挨一起,组个人肉推雪机,一二一,一二一,推到一起床单运,干不完活别吃饭……



你好像知道了什么?不,你什么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榆园的作用,也不懂葡萄园的美味,不知道教员休息室的沙发,也不懂老干妈的价格,不理解洗澡后的愉悦,还有到商店的豪爽,那么你就不会理解烈日下的暴晒,和寒冬里的挺拔,就不会理解奔袭后的狼狈,还有行军中的疲惫,更不会理解巡逻车上的湿热,还有回不了家的周末,那么别问为什么会有金光闪闪的荣誉,那都是生死线上的命搏。



而这些,我懂。我们都懂。
我们这一批批的学子,都有同样的印记:扫雪,留院,出公差;手机,查课,过四级……我们对鸟院的情绪太过于复杂,我们离开的时候都会恶狠狠地说“老子这辈子再也不回来了”,却对每一个出自鸟院的人格外亲切,我们可以无所顾忌的吐槽,却不允许别人说半句她的不好。
我们一批批的学子,像一个个锻造的钢钉,楔进了天山南北,楔进了西北的角角落落,稳固这片土地,稳固你们的心。
鸟院,你也要撤了吗?
不知道怎么评价,也好,起码不用再有那么多傻孩子扛着推雪板满院子跑,也不用再有一群孩子在大年三十凑在一起干杯,喊着我们是全中国最苦命的学生,更不用在实战中历练那群稚嫩懵懂的少年。
但我还是不舍,毕竟在你的怀抱里,我们都度过了一生难忘的四年。
那四年,真难忘……
鸟院,真难忘。
最后为你正名——武警乌鲁木齐指挥学院,英雄辈出的摇篮!
谢谢你!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