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文化 > 青春迷彩

国防生没有失败,因为我们还在路上!

来源:一号哨位  作者:刘兴飞(路赵阳荐)  时间:2017-05-26 15:37:00  阅读:


国防生,你不该成为粗暴政策的牺牲品
 
文 | 刘兴飞
国防生,你不该成为顶层政策的牺牲品;
国防生,你也不该是愤世嫉俗的代言人。
之所以想写这篇文,一来是有感于近期刷屏的“国防生全面停招”的消息,二来是后文会提及的原因导致今晚得了些许空闲。
.......................一号哨位.......................
近期朋友圈被国防生的消息刷屏了,有很多同学战友可谓是拍案叫绝、弹冠相庆,为这个招生政策的废除而高兴,似乎这样将会挽救多少有志青年,又让多少怀才不遇的有识之士,用自己死亡的青春给后人留下可供凭吊的墓碑;也有人说国防生终于成为历史文物而空前绝后了,似乎为我们这些被贴上标签的无处安放的物种敲响了丧钟,我们已不知从何处来,今后又将往何处去。对于停招的消息,几人欢喜几人忧,我很漠然地看着这些消息在刷屏,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发声,但我知道我还有自己没有做完的事要忙。
从前有人说,国防生不行,就不该放在指挥岗位上。一茬茬国防生走入连队当上了排长,似乎就已经埋下了即将幻灭的伏笔,今天,似乎这支斩断多少青年过往的笔,终于落地了。



作为国防生,我觉得,这个一刀切的政策,既符合我军一贯的决策模式,又符合各级首长的行为理念。不得不说,这是个粗暴的政策,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个粗暴的政策简单有效还好操作。部队是个高度集中统一的地方,要确保首长决策的严格落实和执行,一刀切是执行力最强的。
我没有统计过全军所有国防生究竟优秀是个个案亦或少数还是多数,当然我知道,有很多国防生在部队过得郁郁不得志,有很多国防生军事素质和指挥能力都很差,甚至是作风纪律很差,执行力不坚决、工作标准低、吃不得苦等等一系列不好的案例摆在那里。但是究竟能不能以国防生为标签去给这一类生源干部下结论,我无法回答,我只讲我自己的感受。
我是个基层带兵人,一次我跟一个考学的干部聊天,我讲在训练、吃苦等很多方面,比起战士我们干部差远了,很多干部才真正是怕苦怕累的典型,作为教育者,我们在很多问题上是没有教育资格的。他跟我讲,“你说我们当干部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舒服点,不向战士一样么?那么苦,那我们还当什么干部?”
我没有应答,我该怎么回答呢?我来部队,我来边疆,仔细想想我没想过自己来部队是为了比战士舒服点,或许是因为我没当过兵,我不知道当战士的苦。我只是为了一点点情怀,和内心深处一个隐约的想法。很多战友选择义务兵复员离开了部队,我没走我想,至少我还热爱着这身军装。
作为一个个体,我是没资格从概率和统计上、经济上去非议停招国防生这个政策的。我只是想,为什么部队的政策总是会一刀切?



看看我去年和今年带过的兵,这些兵里有一部分兵相对比较差,关键的是他们的籍贯都很集中,尤其是某地的兵相对比较差,当然我只说在我带的这些战士里,我并没有对某地有任何的偏见和攻击心理,但我也会想,是不是某地兵不好?如果来年分兵还有某地兵我要还是不要?
或许我也不想要,尽管我知道某地人绝对不差。但对于我这个小圈子的兵和未来的事情,我作为带兵人一方至少是信息不对称的。小到我一个基层小干部,都很难做到不一刀切,更何况全军这么大的单位,我想在顶层决策层耳朵里,是不太会有人为国防生代言的,毕竟我们还太年轻。我想晋职最快的国防生大学生,了不得走到师这一级。这一级,在决策层是不会有发言权的。
所以,对于2017年全面停招国防生这个政策,我是淡漠的。
可对于朋友圈里很多声音,我却不那么淡漠。当然这个政策影响的不只是未来有志于走这条路的在校生,他们毕竟还没开始,真正影响的是我们这些途中人,因为不论我们愿意与否,我们先天就带着国防生的标签,如今这个标签,从政策意义上被否定了。对于一个不认识我们却掌握着我们命运的领导来说,简历里挂着这样的标签,有些伤害还没碰面就形成了,而且事实的真相是我们还没有机会去辩解。
当然更多的人,却为这个政策感到由衷的庆贺和高兴,说实话我真挺不理解的。国防生在部队过的好不好?不好。专业不对口、岗位不对称,不管你学什么会什么能干什么,都有可能被扔在一个山沟沟里拿自己的短板和别人拼刺刀,血流不止还没人为你包扎,最典型的莫过于医学类国防生了,或许学了4年的医学知识,到部队只会为官兵开上十年二十年的三七片。



这是体制的原因。我军进入和平年代几十年了,组织是会自我生长的,在和平的环境里很难保证这样庞大的组织不会产生问题,当然会。体大则顽疾、树老则根深,各类机关叠床架屋、效率低下,五多四过、四风问题仍然很多,人才培养使用、干部选拔交叉的难点问题依然严峻,依然很难做到在人不能尽其才,为什么?因为用人的标准很难达到量化、客观、通透、易检验,在这个问题上市场绝对是比行政有效率的,因为行政的检验是单向的,但这样的集体,是容不得存在市场的试错机制的,部队的发展,试错的代价可能是战争的失败。要保持高度集中统一,有所选择就势必有所取舍,势必会有代价。
于是,有的人政治信仰、工作热情、奋斗目标、成长规划模糊了,于是很多人想走。再加上,各级老虎不断,指示坚决却落实困难,为什么?
水浒传里有这样一个故事。宋徽宗喜欢奇石,下面人就送起了生辰钢,这一送再一丢,可了不得,三山聚义出来个黑宋江。宋徽宗知道吗?他要知道他就不去喜欢这个破石头了。还有一个故事,有一个国王问哲学家,我在什么时候人民最爱戴我?哲学家回答说睡觉的时候。国王大怒,问其原因,哲学家回答说因为您睡觉的时候对老百姓的折腾最少。
我想这牵扯了部队的一个老大难问题,落实难问题。部队工作难在落实、贵在落实,为什么?原因也不难回答,比如首长讲一句话,看起来很简单,但一级一级贯彻落实下来,考虑到无数个体性差异和规模效应,首长最初只讲了一句话,落实到最底层可能比一本书还要多,落实怎么可能不难呢?



比如在基层连队,我说次日提早半小时起床组织五公里测试,那炊事班就得提前半小时做饭,哨兵就要提前半小时换哨,值班员要提前准备场地、器材,班排长要提前安排帮扶对子测试策略,装备管理员要提前领取装具,军械员要提前领取武器,文书还得打好名册成绩登记表,通信员要提前起来给我们准备东西……等等一系列基层很常见的事情,说起来其实都挺简单的,但落实起来却不容易,这其中会不会有人拉肚子,这其中炊事班的灶会不会出问题,这其中会不会停电?会不会……
工作多了自然容易耗,耗久了自然容易疲,心疲了自然想走。部队的工作说起来技术难度、创新性要求和挑战性都不大,国防生这个特殊的群体先天性的存在好高骛远或者说志存高远的心理,工作中缺少了挑战性和技术性,因为体制性矛盾耗去了青春年华,少不了对这个体制的怨愤和不满。
再加上国防生的年轻、批判精神、怀疑主义,凡事喜欢问个为什么、凡事都需要一种情怀、一份意义的青年人,自然适应不了这里的环境。
适应不了,就有人消极怠工、有人情绪低落、有人复员转业、还有人观望度日。当然,这绝对只是少数。
事实上在部队一刀切的体制里,受伤的又怎么止得住国防生这一个群体呢。今年改革,达超龄干部也是一刀切,受编制的影响在我们的印象中武警系统提职是比解放军慢的,这一慢很多人就达超龄了。我的老队长,我心中一直尊敬的优秀带兵人,他带兵真儿个没话说,正营代了半年职,因为军改冻结干部工作,一解冻好了,超龄了。冤吗?冤。但也不冤,达超龄的不走,年轻干部又怎么上的去呢?
这是体制、这是政策、这是命令,这也是命运,这就是军营的文化。



我一直推崇和喜欢的书里,有一本叫做《追寻生命的意义》,书的内容不讲了。有人说过,国家或许只走了一段弯路,但毁掉的却是无数人的人生啊!国防生政策算不算军改的实验性政策?肯定算。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不经实验不经教训不付代价取得成功的,军队要发展,实验性政策必要要有。那我们是付出的代价吗?也算,也不算。
有人说,人群里总有人满腹绝望,也有人心怀希望;有人昏沉也有人奋斗,不管在怎么样的群体里,永远都有那些意志坚定的人,总有那些内心坚强的人,总有那些踽踽独行的人,这个世界,永远没有任何一条注定了的路。
纵然一年365天都是重复,纵然24小时都没有意义,纵然一辈子都逃不出牢笼,但我相信只要心怀希望,灵魂就永远是自由的。
国防生这个实验性政策真的失败了吗?我想没有,因为我们还在路上,因为我们还没有失败,因为还有很多人没有走到终点。这个群体不乏很多优秀的人,他们不管在什么岗位永远善于学习新的东西,他们不管在什么地方永远不会放弃思考,他们永远都走在求索、求真的路上,祝愿他们,内心平静、一路向前。
文革期间,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但有一首诗却久久流传,诗的名字叫做——相信未来。我看过季羡林先生写的《牛棚杂忆》,看完我又买了一本送了一个朋友。我喜欢这本书,因为它告诉我没有谁的人生,是不经历过沮丧的,也没有谁的人生,是不可以坚强且孕育着希望的。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说,希望,是件好事情。
然后,想写写为什么写这篇文。哦,不,这个还是不写了。
最后,希望这个教训,可以带来些许的警钟。那就是未来遇到复杂的问题,我们不用再次简单而粗暴的回答。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