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文化 > 军星闪耀

朱桂全

来源:未知  作者:宋正伟推荐  时间:2015-01-30 13:29:00  阅读:
      
 
       朱桂全,1970年出生,1987年11月入伍,海军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112舰燃气轮机班班长兼主机技师,5级士官,曾参加“和平使命-2005”等10余次重大演习和战备任务,随舰出访过美国、俄罗斯、印度等8国9港,先后被评为“海军青年精武建功成才标兵”、“海军学习成才标兵”、“海军十杰青年”、“全军优秀士官”、“2005感动青岛十佳人物”,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两次。
    36岁的朱桂全当兵19年,先后在人民海军3代驱逐舰上服役,从一名老式战舰上的“锅炉兵”,到今天成为精通世界先进动力设备的“兵专家”。
 只有7分的成绩单激励着朱桂全从倒数第一变成首席专家
    在共和国的海军舰队里,有一艘享誉海疆的旗舰,它就是被中央军委授予“海上先锋舰”荣誉称号的海军112号导弹驱逐舰。15年前,112舰正式加入北海舰队服役,是中国海军现代化建设进程中的一件大事。
    当时在老式驱逐舰上烧锅炉的轮机兵朱桂全有幸成为112舰第一代舰员,被送去院校培训。
    然而,走进实验室,初中文化的朱桂全傻了眼。112舰所使用的柴燃联合动力是除了核动力之外世界上最先进的舰用动力。控制台上全是密密匝匝的英文……第二天,院方举行文化摸底考试。3门功课,朱桂全只考了7分。教员当即要求部队换人。
    耻辱像一根无情的鞭子,抽打着这位血气方刚的年轻水兵。中国海军战舰使用燃气轮机,比西方发达国家整整晚了38年。烧锅炉出身的朱桂全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先进的装备。
       面临被淘汰的困境,朱桂全仿佛感到海水已经淹过脖子,让他喘不过气来,也激起了他不服输的斗志。从零起步,朱桂全开始了艰难的跋涉。112舰的柴燃联合动力有五大系统近20个分系统,工作原理图拼接起来有一个足球场大小。朱桂全把图纸铺在床上、摊在地上,一块块记,在70天的时间里,硬是给背了下来。
       在朱桂全的战位旁,记者看到一个装满了专业书和技术资料箱的大铁箱,里面的专业技术书籍摞起来足有一人多高。这些书他都读得烂熟于心,需要技术资料随手就可以查找。记者翻出一本《燃气轮机》专业书,上面记满了密密麻麻的注释,纸张已经翻得发毛,拿起来像一块老海绵,据他说看了不下10遍。
    海军舰艇部队有句老话,叫“管路记不清,不算机电兵”。管路系统犹如战舰的“血管”和“经络”,纵横交错,盘根错节。为了弄清管路分布、走向,朱桂全钻舱底、爬龙骨、攀桅杆,身上常常被钢铁棱角划破皮、蹭掉肉。一次,为看清滑油桥管走向,朱桂全探头就往舱底钻,身体顺着光滑的油管滑下来,一头栽进污油池里,差点没被油污呛死……幸亏战友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拖出“鬼门关”。
    一寸寸摸爬,一次次遇险,朱桂全将战舰“五脏六腑”都摸了个透。数公里长的管路走向、100多个阀门位置、上千组技术参数,他了如指掌,烂熟于心。就是靠这种精神,朱桂全逐渐成长为能够熟练驾驭世界先进水平动力装备的首席专家。
 外国专家被中国士官折服:如果我是他的长官,一定会给他颁发勋章!
   112舰在一次高速试航时,燃气轮机涡壳内突然蹿起火苗。正在机舱巡视的朱桂全抓起灭火器,冲进被烈火烤烫了的箱装体。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搏斗,油火被扑灭。朱桂全手臂和身上被火焰燎起大片水泡。
     事故鉴定会上,中外专家各执一词。作为动力承包商的外国专家一口咬定问题出在国产配套阀门上。带伤一直闷坐在角落里的朱桂全腾地站起来:“从现场残留油渍的位置和形状看,我敢断定是输出轴密封不严,油液外泄,受热导致起火!”
     所有目光全都聚焦在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兵身上。要知道,一旦判断失误,输掉的不仅是巨额经济赔偿,更重要的是国家和军队的尊严。
     “一根输出轴价值70万美元。你一个士兵,负得起这个责吗?”外方专家怒气冲冲地指着朱桂全脑门说。
    “如果可以,我用脑袋担保!”朱桂全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会场随即转到事故现场。众目睽睽下,输出轴密封装置被当场拆开,里面竟然少装了3根弹簧!外方专家顿时哑口无言,在责任认定书上签字赔偿。转过身来,外方专家当着大家的面敬佩地说:“你们有这样的士兵,真是了不起!如果我是他的长官,一定会给他颁发勋章!”
    2004年9月,美国“库辛”号导弹驱逐舰访问青岛。朱桂全与美舰机电长进行技术交流。交谈中,两人谈到了燃气轮机的CDP软管。美舰机电长问:“你知道备件型号编码吗?”朱桂全不假思索地报出:“L22P161。”美舰机电长打开电脑一查询,丝毫无误。
     赞叹之余,这位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军同行热情地将CDP软管备件拿出来送给了朱桂全。
 凭着打赢未来海战的使命感,他历经10年探索攻克重大技术难题
     军人的字典里没有和平时期,只有战争时期和战争准备时期。那是112舰服役后的首次远航训练,左侧燃气轮机突然熄火,朱桂全和战友们使尽浑身解数也没能修好,只得返航高薪请外国专家来修。这件事让朱桂全心头像压了一块铅:“难道打起仗来,还指望外国专家给我们保驾?”他暗暗发誓,要让自己手中的装备在任何时候都好使管用。
    左侧燃气轮机低温启动困难,长期困扰着112舰。连外国专家也只能用“强行启动”来解决,但这种启动方式对机器造成的损伤很大。价值100万元的启动机先后用坏了4台。朱桂全横下一条心:自己啃下这块硬骨头!他钻进高温灼人、机声隆隆的箱装体内研究结构,测试数据,耳朵被震出了血,身上多处被烫伤,甚至有一次动力涡轮突然失控飞车……
     过度的劳累使朱桂全发起了高烧,住进了医院。但走出医院,朱桂全又一头扎进机舱。他对历次启动数据重新进行分析归纳,对启动系统各个部件逐一对调排查,历经10年求索,终于锁定了问题症结:是燃油控制器一个设定值发生漂移,测温不准,导致喷油压力不足,造成启动困难。朱桂全写出了13页的论证报告和维修方案。上级决定:由朱桂全“主刀”给新装备“动手术”。
     这是112舰服役后首次自行组织重大维修工程。千斤重担压在朱桂全身上。反馈钢索安装、油门杆调试、慢车转速设定……复杂精细的操作技术,有的靠一发千钧的巧劲,有的则完全凭经验和手感。连续奋战十几个小时,“手术”顺利完成。
    “低温启动试车!”舰长令音刚落,机电长按下启动按钮。机器旋即发出欢快的轰鸣。-5℃低温,一次试车成功!隆隆机声中,朱桂全被大家欢呼着抬了起来。
    军人生来为打赢。打赢未来海战的使命感给了朱桂全不竭的创新动力。一次,他登上一艘外国军舰,抬头一望,就看出高耸的排气道上加装了废汽锅炉和红外抑制装置。原来,燃气轮机在运行中排放出大量高温废气,不仅热能白白浪费,热源还极易成为红外导弹武器追踪攻击的目标。国外一些先进战舰为此加装废气锅炉,进行废气利用,同时采用红外抑制技术,降低热源。朱桂全把这些发现分别向设计单位、向制造厂、向装备部门积极反映。至今他已提出130多条装备改进意见,有90多条被采纳,有些建议已经在建造后续舰上得到了实现。
 用一身过硬本领,保障战舰完成了纵横太平洋、印度洋的壮举
    复杂精密的燃气轮机再也“唬”不住朱桂全。多少次在恶劣境况当中、险情危局面前,他对突发设备故障手到病除,主持完成了150项自修工程。他结合自己多年经验,收录常见故障130多条,建立了常见故障专家数据库,实现了故障快速诊断。他编写的《燃气轮机及附属系统使用保养规则》、《某型高压空压机使用保养条例》成为海军通用教材。
    他凭借知识的力量,使自己成为新装备的“主人”,让设备更“听话”。启动燃气轮机动力系统,自动程序中必须满足18个连锁条件。倘若一个环节“绿灯”不亮,机器就趴着不动。然而在操作中他发现,实际上只要满足“启动机接通”、“点火喷油”、“冷却风道打开”等几个最重要的条件就够了。如何在系统某些环节受损、控制信号中断的情况下,也有办法把机器启动起来?朱桂全一根根摸清电缆走向,琢磨连接方法,经过深思熟虑和反复论证,设计出“应急启动电路”。这一大胆创新成果提高了战舰在战时应急情况下的机动性。
    112舰出访朝鲜、俄罗斯前夕,装备检修时遇到了大问题:左燃气轮机无法启动。出访日期临近,海军首长每天交班时过问此事。正在老家探亲伺候妻子临产的朱桂全被紧急召回。由于他对机器的了解和细心,检查到第4天,终于发现了问题:“启动空气阀状态指示开关”接触不好,机器实际状态与监控系统显示不一致,导致指令无法执行。他找了把螺丝刀,调整了一下开关,启动空气阀与监控装置完成连锁,故障消除。马上试车,左燃气轮机顺利启动。负责装备保障的基地总工程师兴奋地抱起朱桂全转了一圈。
    在112舰出访美国、俄罗斯、印度等8国9港的历史性航程中,朱桂全和战友们日夜值守在动力系统战位上,保障战舰完成了纵横太平洋、印度洋的壮举。
    近日,海军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党委决定,将朱桂全作为有重大贡献士兵,其事迹列入军史馆,以昭激励。

 

收藏】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王伟

  • 国防生动态
  • 政策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