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文化 > 军星闪耀

蒋淑珍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蒋淑珍(第五翔荐)  时间:2017-03-28 17:22:31  阅读:


我是解放军女特种兵蒋淑珍——

训练中经历生死 逼出最优秀的自己

父亲给我起名“淑珍”,是将我“视若珍宝”,希望我“温柔娴淑”。随着我参军入伍,从通信兵到海军陆战队,再从海军陆战队到女子特战连,战友们都叫我“大姐大”“霸王花”“小马达”,这与“淑珍”二字相差越来越远。

2008年参军入伍后,曾是体育特长生的我,被分配到海军两栖侦察队。因具有良好的力量、耐力和协调性,我在各项军事训练中都“如鱼得水”,技能掌握得都很快。每次考核,按照大纲标准,我都能达到优秀水平。我逐渐脱颖而出,被单位当作骨干重点培养。

一路的顺风顺水,让我收获了不少荣誉和肯定,也备受战友们羡慕。可我也在训练中经历了一次生死。

2011年夏天,单位组织骨干在湛江的一个水库进行潜水集训,我因潜水动作较为标准,被选为“示范兵”配合教员进行示范教学。那天,授课结束前十分钟,教员让我和另外一个“示范兵”再示范一次“后翻入水”动作。

我看了下气压表,气瓶里快要没气了。当时我想,只是入水一下就上来,空气应该够。于是我咬上呼吸嘴,穿上脚蹼,“噗通”一声,就从橡皮舟上后翻下潜入水。没想到,我的脚蹼掉了一只,蹬水一下子失去力量,我拼了命踩水,使自己身体保持不往下沉。就在这时,瓶子里的空气已经耗尽,任我再用力也吸不出一丁点空气。

由于我用的是全闭式潜水器,装具很笨重,想解脱装具很困难。那天光线不太好,水下能见度非常低,战友们在水面根本看不到水下的情况。

假如我刚才用一个满的气瓶,就不会这样了;假如我多学学怎么快速解脱这种潜水器,就不会这样了;假如我带个安全绳下来,就不会这样了……但是现实没有假如。

 

平时训练,我憋气的时间最长是2分钟,可这一次,时间远远超出了这个极限。我拼命蹬水,就在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一只手托着我往上升。原来,和我一起下水的示范兵早已经上水,发现我迟迟没有上来,又潜到水里找我,将我托出水面。

出水的那一刻,我大大吸了口气,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头疼欲裂,但我庆幸,自己活过来了。此时我才发现,我的呼吸嘴已经被我咬坏,门牙松动,牙龈都渗出了血。

两三分钟,在地面上感觉很短,可是在水底却变得无比漫长,让我终身难忘。

经历过生死“三分钟”后,我更深刻地认识到:训练水平不高,技能不精,不要说真正上战场,就是在平时训练都可能导致非战斗减员。考核大纲是死的标准,如果只满足于考核优秀,那离打赢要求还很遥远。

人的潜能是逼出来的。没有这次经历,我一直以为自己憋气的极限只有2分钟,可是在关乎生死的情况下,我憋气居然可以达到3分钟。

我开始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滑降训练时,我尝试用3秒钟从15米高的地方一滑到底;跑障碍时,过独木桥我尝试不扶桥身直接跳下;跑步时,我尝试3公里全程冲刺……

从海军陆战队,到女子特战连,对我是个挑战;从800米高空的纵身一跃,到1200米高的二级开伞,对我是个挑战;从当好一名士兵,到当好一名干部,对我来说也是挑战……一个个挑战摆在我面前,但想想那“生死3分钟”,这算得了啥?

两会前,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向我了解基层落实练兵备战情况。我说,作为一名想打赢、谋打赢的兵,只有不断挑战极限,努力逼出自己的潜能,才能遇上最优秀的自己、成为能打硬仗的军人。


收藏】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李汉亮
下一篇: 邹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