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文化 > 军星闪耀

张建芳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张硕(第五翔荐)  时间:2017-04-17 08:33:00  阅读:

 

几朵伞花悄然降落在密林中。连夜负重奔袭,让侦察小组体能消耗很大。这时,只见一个黑黢黢的身影蹿了出来。“敌后作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跟我冲!”在他的带领下,侦察小组及时到达破袭位置,出色完成任务。他就是空降兵某部警侦连侦察班班长张建芳。

别看他个头小,却有大梦想;虽然是“火头军”出身,却不甘平凡。入伍6年,他先后3次参加空军“猎人”集训,从排名倒数一路逆袭,获得“优秀猎人”称号。

这不,他才下炊事班不久,就接连“偷技”侦察格斗技能,被连长抓了个现行。

“回去烧你的饭去,中午米饭要是再夹生拿你是问!”连长吼道。“警侦连每个兵都是侦察兵,连长这是你说的!”张建芳倔劲上涌。连长眉头一皱,硬是没想出反驳他的话。就这样,侦察兵训练场上,从此多了一名“火头军”的身影。

那年,第二届空军“猎人”集训选拔队员的消息传来,正在炒菜的张建芳一把扯下围腰,跑到连长面前毛遂自荐。“要是排名倒数,那就回来老老实实烧火做饭。”连长下了“军令状”。

几轮考核下来,他不出意料地“吊车尾”。“难道我真的不是这块料?”

“这就认怂了?永不服输,才有可能成猎人。”连队上届优秀“空军猎人”彭仁智的一句话既让他感到羞愧,又激起了他拼一把的决心,“半途而废,绝不是好兵!”

从此,狭小闷热的火房成了张建芳个人的“健身房”,炊具就是他的“健身器材”,手臂力量不足就拿擀面条练手劲。他还背着行军锅拉单杠,负重30升水袋跑10公里,双肩时常被勒得血肉模糊。新伤就着老伤痛,张建芳经常彻夜难眠。炊事班长看得都鼻子发酸。每次快要坚持不住时,张建芳就躲在被窝里偷偷抹几把泪,上了训练场依旧生龙活虎。瘦弱的“火头军”,逐渐练成了“肌肉男”。

2014年4月,空军第三届“猎人”集训选拔开始。这次,张建芳一路过关斩将,拿到了全师仅有的10张入场券之一。3个月的残酷集训,每一项都是极限考验:武装越野,在山路上一跑就是30公里;野外生存,毫无补给,只能靠生吃蛇肉、蚯蚓等保持体力;水中求生,四肢被绑着扔到水里,冰冷的湖水瞬间袭来,被呛得剧烈咳嗽,好不容易挣扎着将鼻孔露出水面又被船桨拍了下去。

极限反击课目中,张建芳被击中前额,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来不及处理伤口,射击、活埋、山地奔袭等课目接踵而至……遗憾的是,结业考核中由于受伤发挥失常,“火头军”再次与优秀“猎人”称号失之交臂。

去年5月,张建芳第三次出征空军“猎人”集训。战友们不解:“那么苦的训练,经历过一次就够了,为何还要反复去受虐?”张建芳淡然道:“不拿到‘猎人’称号,我永不罢休。”两年的磨剑备战,让张建芳对所有的体能、技能课目应对自如。可即便如此,也有让他心中发怵的时刻。

“出发!”那晚暴雨如注,已经接连看了几部恐怖电影的队员,被要求独自按照地图上标注的地点,寻找一个小木盒。当张建芳赶到目的地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坟场,阴森的墓碑林立,影片中各种鬼魅的场景顿时闪现在脑海。纵是军旅硬汉,也让他不禁一凛,右手的匕首不时紧了又紧。

忽然,张建芳感到身后有一只手猛地搭在自己肩上。他反手就是一刀,对方快速闪过。“别人都一屁股坐在地上,你小子倒是第一个向我动‘刀’的人!”装神弄鬼的教官向他竖起了大拇指。这回,凭借优异表现,张建芳终于获得空军“优秀猎人”称号。

今年3月,张建芳又向着空降排比武竞赛发起冲击,决心在国际比武台上再火一把。

 


收藏】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童晓娇
下一篇: 卢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