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文化 > 史海钩沉

两株有毒的野菜标本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姚远(李祎帆荐)  时间:2017-05-11 15:04:00  阅读:
                              
                                  红四方面军过草地时吃的野菜标本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里,陈列着两株当年红军长征过草地时的野菜标本。这两株野菜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第31军93师274团干事刘毅第三次过草地时在葛曲河畔采集并保存下来的,名叫黄花草,它是红军过草地时吃的野菜中主要的一种。它虽有毒性,但食后无生命危险,也能解决草地野菜不多的问题。
       红军长征经过的川西北草地,又称松潘草地,绵延数百公里。茫茫草地,没有道路,草甸之下是淤黑的沼泽,浅处齐膝,深处没顶,人只能脚踏草丛根部,沿草甸前进,稍有不慎就陷入泥潭牺牲了。草地气候恶劣多变,平均气温在0℃以下。但过草地最难解决的还是粮食问题,川西北地广人稀,粮食缺乏。过草地时红军严重缺粮,只能以野菜充饥,因冻、饿、病死的不在少数。
       1936年7月初,北上的红二、红六军团在甘孜附近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合,随即奉中共中央令与红32军合编为红二方面军。7月上旬,红二、红四方面军主力分三路陆续北上。
       刘毅所在的红四方面军31军93师属徐向前指挥的中央纵队,7月2日从甘孜附近的炉霍出发。由于北上的目标明确,指战员们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根据以前的经验,他们在甘孜地区做了一些准备。但荒无人烟、气候恶劣、沼泽遍布的茫茫草地,仍是一段充满艰辛和危险的征途。
       尤其是第三次过草地时粮食异常缺乏,进入草地之初,每人每天还有二三两青稞面,拌上点野菜充饥,但不久就断了粮。前面的部队还能挖些野菜、草根充饥,后面的部队就困难了,可吃的灰条菜等野菜早就采光了,许多战士因误食毒磨、毒草中毒而死。
       为了保证战士们的安全,宣传队采集了许多野菜的样品,到处向战士们宣传,哪些有毒哪些无毒。草地上这种开黄花的小草,被战士们称之为“黄花草”,虽然也有毒性,但食用后,没有生命危险。所以红军这次过草地时,主要用它充饥。战士们先将它放在水中煮沸,将水倒掉,再放清水煮,拌点炒面,吃起来有点苦味,吃后肚子有些胀,腿有些肿。
       红军指战员凭着顽强的革命意志,每天行军60至80华里,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终于走出草地,到达甘肃南部。
       7月的一天,部队来到葛曲河(白河)畔草原,开了一次大会,几位领导同志讲了话,大家深受鼓舞。会后,274团干事刘毅和战友们去采黄花草时,特意留下一些放在随身携带的小铁盒中保存,带出了草地。
       西安事变后,刘毅到陕西三原县做宣传工作。一次,在三原县中学进行宣传时,刘毅手捧这盒黄花草讲述了红军长征走过的艰难历程,并请师生们观看,使大家深受感动。后来,他特意留下两株黄花草夹在日记本中珍藏。
       为了缅怀红军曾经走过的这一段不平凡的艰难历程,刘毅一直把这两株黄花草带在自己身边,1975年10月为纪念长征胜利40周年,他把这两株珍藏的黄花草捐赠给中国革命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