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尚武讲堂  >  正文

【尚武讲堂】培养阳刚之气应从娃娃抓起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陈先义(高依峰荐)  时间:2017-01-24 14:55:00  阅读:
一本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旨在培养少儿的阳刚之气的图书受到社会的特别关注,被认为是一本培养男子汉的好书,该书出版后,经有关部门批准在全国四五年级广泛推广。许多家长网上点赞,认为这个问题早该抓抓了。有的直言不讳说:孩子从小在幼儿园全是女老师,上了小学也是女老师多,弄得孩子从小性格阴柔,如此下去,还怎么培养上战场的军人。这件事,甚至被国际舆论广为关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发表一篇署名文章,题为:《中国处理“男子气概危机”:让男孩不再是“娘娘腔”》。说是危机,或许外国人有点夸张,但这也绝非危言耸听,有社会学家发表论文,证明这些年我们的确面临着男子汉阳刚之气弱化的现实,而这样一个问题,又着实影响着一代人的健康成长。
       如果稍加留心,我们就不难发现这样一个现实,那就是这些年大众对人的外貌审美发生变化了,比如,人们已经逐渐习惯用“帅哥”“靓仔”的标准来衡量青年男性的相貌,甚至用几近低俗的“小鲜肉”之类的词汇来称呼英俊男生。与此同时,被取而代之的则是传统意义上能表现男子汉英雄气质的长相,那些方形的国字脸,那些充满英豪气的紫红色脸膛,不再被人们所崇尚。这看似只是个人审美喜好问题,实质上却是关乎国民素质培养的重要话题。一般说来,“男子汉气概”用来表达对男性的褒奖,男孩子从小便被教导“要像个男子汉”。男子汉是什么?按通常的理解,应该是线条分明、阳刚气魄、孔武有力,其面孔又常常被赋予“紫铜色”之类的词汇。而这种面型和色彩,又常以军人为主要描摹对象,因为这样的面孔代表着英勇、责任、可靠、忠诚,是最理想的战士、伴侣、父亲的形象。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在我们的媒体宣传中,带几分奶油味的白面书生逐渐流行起来,而传统的粗犷面孔则已显得俗气和过时。殊不知,社会这种颇带几分媚俗的审美变化,恰恰弱化了我们健康的审美观。
      健康高尚的审美观需要引导,这既是政府和媒体的责任,也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前两年,广东肇庆就出台过一项导游新规,其中一条就要求对游客的称呼,禁止用“靓仔”“帅哥”以及“美女”“靓女”之类的词汇。规定认为:这些以取悦对方为主要目的的称谓,包含着很大的不尊重成分,在某种场合甚至已沦为一种轻薄。规定一出,群众拍手叫好,称之为提高社会审美层次的举措,是社会文明的象征。与此同时,在被称为美女云集的成都春熙路,有一年也曾挂出电子屏,时时公布“美女养眼指数”,且以成都锦江区政府的名义,就像天气预报一样每日即时用街头广告灯箱发布。此议一出,社会产生了一边倒的批评。群众认为,政府受托于社会公众,负责处理国计民生的大小事务,决不能将自身职能泛化至商业娱乐圈,政府如果太过于娱乐化,就会使自己的职能弱化,降低公信力。于是区政府博采众议,立即撤除了这个广告牌。这两个例子,表明了在培养健康审美情趣方面的态度。
      培养健康的审美观,更重要的是营造一种文化氛围。长幼有序、男女有别之类的传统元素,仍包含着富有价值的成分。审美有民族习惯,也会有时尚因子,但支撑社会文化结构以及人伦关系的重要地位,却不会发生根本变化。从这个意义上说,面对泛娱乐化时代的“热闹非凡”,我们无法接受某些男主持人在镜头前表现出女性化作派。小男孩是在模仿偶像的过程中成长的,你不给他提供模仿英雄豪杰的机会,他就会以为那种唇红齿白、矫情造作的时尚俊男是值得模仿的。就像我们在写字楼里不时遇到的装扮颇像韩国偶像剧男主人公的新潮白领,肤色白嫩,发型细致,所到之处无不飘散着清新的香水气味;或如郊游远足的男男女女,背靠花团锦簇合影拍照时,即使是大男人,也总是伸出右手两个指头,嗲声嗲气地拖着长音喊出“耶——”。小男孩最终要成为顶天立地的丈夫,要成为家庭的顶梁柱,要在尚未修通燃气管道的家中扛煤气罐,当了兵则要准备上前线,要担负起各种社会责任。
      “帅哥”“靓仔”的称谓,表面上看仅是语言称呼问题,但细究起来,实际上它暴露了语言的滑稽与悲哀,是社会对于用词的不加节制。在我看来,一个健康的社会,更需要多一些阳刚之气;特别是军人职业,需要的是献身精神和忠诚刚毅的品格,容不得队列里的脂粉气和奶油味。军人知识水平的提高,也并不意味着对军人形象的解读一定会从英雄好汉的气质往后退。在我看来,在一些影视剧及媒体的宣传中,确实有一个审美导向的问题:那就是向观众展示军人形象时,要更多一点英雄气,少一点奶油味,以培养英雄气质和阳刚品格。据说,日、韩两国的士兵队伍,如今矫揉造作的“时尚男”已经广受追捧。不久前,韩国媒体披露这样一件让社会批评的事:韩国军方对韩军某部进行一次例行性行装背囊检查,结果在士兵行囊中发现,有相当多品种和数量的高档化妆品。这些脸上涂满化妆品的士兵还能上得了战场吗?韩国社会对此一片惊讶,人们甚至把这些归于韩剧明星的引导和示范。在日本自卫队,这种被享乐主义滋养的士兵,干脆拒绝执行急难险重任务。比如当福岛核电站在大地震后机组亟待降温的危险情况下,自卫队的飞行员却因为危及生命而拒绝起飞,结果机组发生大爆炸,给社会造成巨大危害。安乐享受某种程度上弱化的是军人的血性。而韩日的那些流行剧实际上也对社会发生着很大影响。
       文艺作品在娱乐民众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存在着影响民心的作用。我们并不要求每一部作品都成为精品力作,但如果是部张扬英雄精神的作品,就应该彰显男人或军人世界中某种有力度的行为范式。只有这样,才能使人们在软玉温香的沉醉环境里有可能获得启发,从而像大鹏展翅那样振作,像汗血马奔腾那样昂扬,或者干脆就像成都球市上豪迈的吼声那样——“雄起”!既然外语可以从娃娃抓起,那么男子汉呢?这个未来社会在体能与智能方面都不可或缺的栋梁群体,是不是也应该从小男孩抓起?男人不是天生的,男人是在人生责任的熔炉中锻造出来的。军人也不是天生的,军人是在沙场的硝烟中熏陶出来的,军装不是用于表演的服装,无论你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多么动人,如果你不担负责任,不彰显勇气,你就不是合格的军人,当然也就不是完整的男人。
       值得欣慰的是,今天我们的社会已经对这种审美的误判开始走向清醒和反思,那些娘声娘气的韩剧已经被我们的社会所反感和抵制。这一次,上海把培养男子汉列入小学教材,国家有关部门又在全国推广,足见这个问题的重要。除此之外,有关媒体对过度宣传“靓仔”“美女”之类情况的批评已经屡见报端。记得《北京青年报》在头版曾刊发一则配大幅图片的新闻,称北京电影学院招生,“帅哥”“美女”报名者比起前些年已经锐降,一些长着大众脸的青年明显增加。因为人们已经发现,在艺术的竞技场上,最终拼的是实力,是素质,仅靠脸蛋是不能持久的。到了战场上,拼的更不是脸蛋,而是英雄气和血性精神。应该说,这是社会大众的一种自觉,我们期待着大众审美朝着更健康的方向不断进步,这也将为我们培养具有阳刚气质的军人提供最广阔的土壤,我们为此感到高兴。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更多国防生动态

  • 蓝色风采
  • 活动掠影

>更多

  • 国防生动态
  • 政策规定

>更多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