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尚武讲堂  >  正文

【尚武讲堂】无法避免!真正的骑兵,就是要磨出铜裆铁屁股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王昆(余德峰荐)  时间:2017-11-21 15:30:00  阅读:
       去结识骑兵,一直是我军旅生涯中的一个情结。
       因为我的老家淮北曾经是彭雪枫的骑兵部队驻扎地,而我的爷爷也曾在年轻时为当年的骑兵团长周纯麟当过几个月的通信兵,他的工作除了警卫任务,还要喂养好周团长那匹披靡杀场的“白龙”座驾。
       即将在这4000米高原遇见自己从军以来最为梦想的骑兵,这让我无比期待。在陆军某旅司令部岑参谋的引导下,我们驱车前往玉树市结古镇20多公里外的巴塘乡。巴塘乡拥有的巴塘草原,是著名的藏区草原之一。岑参谋说,草原上的骑兵区域,只是骑兵连的一个外训基地。一个兵龄第5年的士官——洛加才让是这里的负责人。
       未见才让,已知才让。一路上岑参谋介绍,洛加才让就是青海本地藏区人,因为内地来的士兵多少都会有些高原反应,所以组织上专门安排他在这里负责。
       前来巡诊的是解放军第107医院援助青海玉树藏区医疗队专家,车辆抵达营区大门的时候,洛加才让正端坐在一匹高头黑马上,犹如黑塔。看着车辆驶入大门,才让手里的马鞭一挥,直指营区沙土大道,随后纵马向着营房奔去。
       这里是当年军阀马步芳的机场,破败斑驳的泥土房子和炮楼仍显示出当年的烽火硝烟。营区内的一排黄墙红顶的现代砖瓦房,是新营区所在地。新营房是3年前才建设使用的。在之前,骑兵连人员都是挤在一处结构尚好的机场老房子里。一个通铺,百十人挤在一起,一个响屁就能吵醒半屋子人。巴塘草原地处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一年12个月差不多有9个月在下雪。每到夜晚,草原上寒冷不堪。上个厕所,在这里就是个大困难。几年前,上级下拨专款修建了这处营房。新营房除了一应俱全的士兵住所,全新的现代军马房也代替了过去四处漏风、由机场库房改成的旧马厩。
       车子一个转弯,抬眼可见莽莽苍苍的巴颜喀拉山下,黑压压的一群战马仿佛在缓缓涌动;山顶上银装素裹、白雪皑皑。岑参谋说,一周前巴塘草原上刚下过一场大雪。而此时正是八月,在很多地方还是骄阳似火的酷暑。雪山巍峨,藏乡淳朴,美丽的草原已然入秋。身着迷彩雨衣、骑着彪悍黑马的士兵正赶着上百匹军马向着我们的方向飒爽驰骋。岑参谋说,草原上值班放马的士兵刚才已得到通知:部队的巡诊医疗队到了,每位战士都速回营房参加体检。部队每年都会安排定期体检,保护高原官兵的身体健康;而战士们也很希望及时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
       车停下后,作为巴塘草原骑兵连对于白衣天使们的欢迎礼,步骑班班长洛加才让为我们安排了一场骑兵科目观赏,展示一下草原骑兵的风采。营房外的青葱草地上,3名步骑士兵威风凛凛地手握马刀,整齐地端坐马背上。随着班长才让发出的响亮口令,“双刀劈刺”“控马卧倒”“乘马越障”……战士们漂亮地完成了一连串精彩的骑兵战术,让医疗专家们大饱眼福,并为之惊叹。才让介绍说,近年来,巴塘骑兵连官兵坚守雪域高原骑兵阵地,探索总结出雪地侦察、草地伪装、快速出击、乘马围追堵截、水中抗眩晕及野战生存等25种训法、战法。官兵们熟练掌握了乘马超越高宽障碍物、乘马射击、乘马斩劈、控马卧倒等实战需要的8项高难度动作和技能,确保了“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马术表演结束后,医护人员们怀着内心的敬意,有条不紊地架起了便携式医疗设备,开始为草原上英勇的骑兵们做全面体检。因为长期饱受高原风雪与紫外线的磨砺,这些来自陕西、河南、江苏、广东等地的年轻人,大多嘴唇青紫,面膛黝黑。在为他们做B超时,医疗队特检专家张艳梅发现有的战士心脏出现了一侧肥大。心内科专家徐兴森解释说,这是因为内地人来到高原后,心脏承受压力增大,需要扩充容积以饱和所需氧气;而一旦回到内地,心脏症状就会随之消失。
       湿地草原上官兵共性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由于长期野外骑行,有些人会患上程度不同的风湿或类风湿。在白衣天使们一丝不苟的认真检测中,除了共性的健康问题,个性的病情也被检测出来。医生们发现一位新来的汉族士兵,大腿内侧溃烂。原来,这位战士骑跨动作一直没有把握住准确要领,每天骑行值班被马背磨伤了大腿皮肉。为了完成任务,战士一声不吭地悄悄忍着疼痛坚持出操、放马。在谈到有没有办法避免这样的新兵训练伤时,班长才让神色严肃地说:没有办法避免!身为骑兵,都有这样的过程。真正的骑兵,就是要磨出铜裆铁屁股。
       在谈到巴塘骑兵连的未来时,才让不免有些忧伤。随着中国军队的现代化、信息化建设,草原骑兵势必日渐消逝。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军由摩托化和机械化代替了骡马化,军马在军事上存在的价值大大降低。在“百万大裁军”中,骑兵作为一个兵种被取消。全军仅象征性地保留了两个骑兵营和几个骑兵连,以适应西部边防特殊自然环境的戍边需要,而巴塘骑兵连正是其中幸运的一个。在已经拥有隐形战机和巡航导弹的时代,最后的骑兵们异常珍惜这种可贵的机会,每天仍然操练着传统的骑兵科目:马上斩劈、乘马射击、马场马术、乘马越障、野外骑乘、骑兵阅兵式……
       才让说,官兵与军马的感情或许比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还要深。在与战马朝夕相处中,马跟人一样会哭会笑。在这里,有一匹特别爱笑的战马,总是对着官兵咧嘴乐呵着,战士们见着它都高兴。还有一匹技术一直优秀的战马,每次百米冲刺训练都是第一;可有次百米赛训中,它跑了第二,竟然把头蹭在抚慰它的战士肩上,大颗大颗地流下了眼泪。才让说,人和马的这种感情,让他真不敢多想未来的分别。看着有点伤感的才让,站在一旁的岑参谋说:好好干,未来的事情不用悲观。上级通知刚已到达:此次军改,巴塘骑兵连保留!
       才让睁大了眼睛,高兴得跳了起来。旁边的几名步骑兵也是眼中含泪,一个个攥紧拳,手狠狠使劲。是的,作为“局外人”,我们也深感欣慰:雪山草原,策马驰骋,骑兵铁军,大爱真情……雪域高原上的这样一支连队,它除了是一面军队的亮丽旗帜,也将发挥着其他兵种不可替代的作用,无论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争应急;无论是急难险重、军民团结,还是多样化军事行动,相信未来他们都将焕发草原英雄的戎马风采。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更多国防生动态

  • 蓝色风采
  • 活动掠影

>更多

  • 国防生动态
  • 政策规定

>更多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