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尚武讲堂  >  正文

【尚武讲堂】军网看冬训④|雪中足迹,特战队员写给祖国的冬日情书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杜汶纹(余德峰荐)  时间:2017-12-30 16:25:00  阅读:
       冬日里最浪漫的事是什么?是脚踩雪地,倾听“咯吱咯吱”的声响?还是在雪花飞舞时,咬一口酸甜的冰糖葫芦?又或者是躺在洁白的、厚厚的雪堆上,看着天空中六角形雪花飘落在自己身上?
如果将上面所有的事情,放在一名特种兵的身上,那我们看到的“浪漫”场景将是这样的——
       一脚下去,雪已经没到了大腿根儿;单兵自热食品前一分钟还冒着热气,后一分钟就几乎成了凉拌菜;狭小的雪窝里,一趴就是几十分钟,几个小时,甚至是一天一夜,任凭雪花把自己覆盖,依然要保持战斗状态。
       是的,这些“浪漫”的事,就是北部战区陆军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官兵的冬训日常。今天,我有幸成为特战小分队的一员,与他们一起完成极寒条件下的一次徒步渗透训练。
       曾听一位新闻前辈说:“只要一加上‘特种’两个字,所有冬训课目的难度和强度一下都会提高等级。”看着眼前山林地厚厚的积雪,我纳闷:这要怎么走?雪有多深?积雪下面是什么?
       还没等我问出口,第一名特战队员已经出发了。我紧了紧背包带,赶紧跟上队伍。
       一只脚踩进雪地的瞬间,我整个人不由地往前踉跄了一下。低头一看,积雪已经没过了膝盖。一步一趋,每一次抬脚,都要用力把腿从积雪中拔出来,再走下一步。即使前面的战友已经辟出了一条小道,行走起来仍十分艰难。
       特战小分队的任务是敌后渗透,所以,“阳关大道”通常不是他们的最优选择,悄悄出没于山地、丛林等人迹罕至的地域,“才能出其不意,杀敌人个措手不及”。
       坡度不断增加,自认为体力还不错的我开始觉得吃力,额头也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
       “走了多远?”我气喘吁吁地问。
       “20几米吧!”上士杨斌走在我的身后,回答道。
       “20几米?开玩笑吧!”我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果然,距离出发的山脚没有多远。那一刻,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只有一种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接下来的路,杨斌用一只手托住我的背包,减轻我的负担。我有些难为情:我身上的背囊只有十几斤,连特战队员负重的一半都达不到。可是此刻,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脚下,至于出发前队长说的侦察、警戒,我早就抛在了脑后。那种深一脚浅一脚的感觉,那种一脚下去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担心,让第一次参加雪地徒步渗透的我,有些害怕。
       “第一回走,都是这样的感觉。多跟自己打打气就好了。”打头阵的下士张福广,在训练结束后这样告诉我。
       “我们管这种行进方式叫‘趟雪’。”杨斌边走边说,“打头阵的人很关键,既要侦察情况,还要给大家‘趟’一条路出来。说得夸张一点,整个小分队的安危都在他一个人身上。今天这雪不算深。有一年我们在双峰林场训练,一脚下去,大半个人都陷在雪里。那次,连我这个老特种兵都有些怕了。”
       面对未知,人的内心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恐惧。只是,“当你的身份是一名特种兵,是一名中国军人的时候,那种恐惧会在最短时间内消除”。那是一种无声的力量,来源于同行的战友,比如那只托住你背囊的手;来源于自己的内心,比如深呼吸后告诉自己的那句“我能行”。
       行走在茫茫林海雪原,脚下雪花之轻会让你瞬间感觉到肩头责任之重。
       山林中寂静无声。走在队伍中间的我,能清楚地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刚才还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此时已是浑身冒汗。“突突突”的心跳声,不断提醒着我即将到达体能极限。走一步歇几秒,我很快成了特战小分队的“拖油瓶”。为了不影响战友的训练,20分钟后,我选择放弃。
       在下一任务点等待战友的时间,杨斌从兜里摸出一块糖递给我,说:“吃吧,补充点热量。”聊起他们的日常训练,我才知道,原来徒步渗透算是最基础的训练课目,而且通常是在凌晨进行。这个时间,“敌人”容易疲倦,深入敌后的特战小分队在夜色的掩护下也不容易被发现。
       “你们不困吗?”我问。
       “困啊!有次我带队出去,我们有新战士一边走着路,一边抱着枪就睡着了。那时候我心里特别难受。可是没办法,这是我们的任务。”杨斌顿了顿,接着说:“困就困一点,可是家里人能睡个安稳觉。有时候这么一想,还觉得挺自豪的。”
       白天行走在雪地中尚且如此艰难,夜晚的行军难度,我实在无法想象。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低温,难以抵挡的倦意,如墨夜色的吞噬……这需要多么顽强的意志才能坚持?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抵抗?
       看着眼前这个士兵,他的肤色定是寒区士兵所独有的——那是经过凛凛寒风和飘飘白雪吹打后,所具有的红!粗糙,却透着刚毅!
       凝视眼前的山林,想着还在雪地中前行的战友,我不仅感慨:若不是亲眼看到,我也许永远不会想到,在祖国的北疆有这样一群年轻的战士在守护。成为军人之前,他们还是父母眼中贪玩、爱睡懒觉的孩子;成为军人之后,他们蜕变成勇敢坚毅的共和国卫士,蜕变成我们眼中最坚实的依靠!
       杨斌告诉我,他们曾用9小时18分就完成了50公里的极限体能训练,比规定的24小时提前了近15个小时。
       在战场上,别说15个小时,就是提前5分钟、5秒钟,都意味着先机,甚至意味着成败。在这个巨大提前量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那一张张被寒风吹红的年轻脸庞,是那一双双被冻皴冻裂的双手, 是一颗颗火热跳动的心!
       《呼兰河传》这样写道:“这里是什么也看不见,远望出去是一片白。只有凭了认路的人的记忆才知道是走向了什么方向。”
       未来的战场,也许就是这“什么也看不见”的白。对于在极寒中爬冰卧雪的特战队员们来说,今天的实战化训练,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那个“认路的人”。
       大雪无痕。特战队员走过的路,被最后一名队员打扫,很快又被飘落的雪花覆盖。但,这茫茫雪原定不会忘记留在山间的热血背影。他们的串串脚印,是他们在寒冬中写给祖国最温暖的情书。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更多国防生动态

  • 蓝色风采
  • 活动掠影

>更多

  • 国防生动态
  • 政策规定

>更多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