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蓝色文化  >  军星闪耀  >  正文

范匡夫

来源:未知   作者:徐晨推荐  时间:2015-01-30 13:35:00  阅读:
 

       诗云: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亲爱的读者,有这样一位共产党人,他对理想信念的执著,对人格品行的修炼,对党风世风的匡扶,可以说是影片《生死抉择》中李高成形象在生活中的再现。他叫范匡夫,现任浙江省金华军分区政委。
       在范匡夫的心目中,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是一种重托和责任。他位居军分区政委、金华市委常委之职,手中握有较大的权 力,有求于他的人自然不少。常有一些商场、酒店、企业举行剪彩、庆典之类的活动,老板、经理们送请柬上门,请他“赏光”。可是,范匡夫就这么倔,“不是组 织安排的,不去!”即使有的老板是他当年的战友,也概莫能外。 真正令范匡夫作难的是那些登门求助者。他们或为谋取某个官职,或为转业安排个好位置,或为 孩子当兵调学,或为某个工程项目中标,甚至还有为触犯刑律的亲友说情的。为达目的,轻则名贵烟酒,重则金银首饰,乃至上万元的“红包”。面对不时送上门的 “好处”,该如何招架?

个人品质

       范匡夫不吸烟,不喝酒,与人交往不搞哥们义气、吃吃喝喝。东阳市一公司老板经人牵线认识了范匡夫,三番五次打电话乃至专程邀请,要请他吃饭、喝茶,他就是不 光顾。在丽水军分区当政委时,一个局长多次请他跳舞、洗桑拿,他也没理会。范匡夫恪守着自己的交友原则:“庸俗关系是一种腐蚀剂,一旦被卷进去,纯洁的心 灵就会被玷污,一定要谨慎啊!”
       范匡夫身居领导职位,时常有一些老领导、老战友登门造访或托他办事,但他从不“放公家的‘血’待私人的客”。他家与 招待所仅一墙之隔,亲戚来了吃住在家中自不必说,来不及做饭就上街买盒饭。经常为爸爸招待客人洗碗涮盘的二女儿范愿幽默地说:“我在家简直成了打工妹 了!”一位已退休的老领导10多年没见了,路过金华时范匡夫掏钱点了5个家常菜算是招待。一位在省城工作的老战友托他买一张棕床,他暗自垫了450元。
       范匡夫是个重情义的人。他工作过的单位多,熟悉的老首长、老战友也多,与他们交往照样公私分明。金华盛产茶叶,90 年代初,范匡夫调此任职后,每年春天新茶一上市,他都要花钱买些茶叶给远方的老首长、老战友寄去,就连一个邮包几元钱的邮费都是自己掏。对这些老首长、老 战友,他从来没有提过任何个人要求。
        范匡夫和上级打交道,也显得木讷,不善“走动”。他和马司令员到省军区参加党委扩大会,有关部门提议,快过年了,给 省军区领导和机关同志带点年货,联络联络感情。范匡夫皱了皱眉,没同意。有人说他太“古板”,不通“人情世故”,但他却坚持一个观点:“我们共产党人提倡 正常的人际关系,反对搞‘感情投资’之类的庸俗关系学。与上级交往,最大的尊重和支持就是把工作干好。”

经典案例
 
       上级领导机关是公允的,不善“走动”的范匡夫取得的政绩丝毫没有被抹煞。他先后6次立功,两次提前晋级,多次受到上级的通报表彰。人们称赞他“廉而友多,廉而有为”。
       范匡夫也有情绪激愤的时候―――
       军分区机关一位士官的妻子,在家乡遭到本单位一名上司的纠缠,后来竟然被强行霸占。这位士官多次控告,当地有关部门轻描淡写,仅当作一般两性关系处理。
       这分明是一起破坏军婚、涉嫌犯罪的案件嘛!范匡夫意识到,处理这个问题一旦失之软弱,军人的合法权益就得不到保护, 就会影响到官兵在部队安心服役。他安慰这位士官:“要理智些,组织上会帮你讨回公道的。”他带人到这位士官的家乡,与县领导和执法部门交涉。当事人托人找 到范匡夫,表示愿出10万元 “私了”。范匡夫愤慨地说:“这不是钱能摆平的事,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为这事,他还专程去省城向省高级法院院长当面陈述,义正辞严,慷慨激昂。法院领导被打动了,亲自过问此案,终于使罪犯受到法律严惩,维护了军人的合法权 益。
       范匡夫爱憎分明,嫉恶如仇,但对同志对官兵,又充满着火一般的热情与关爱。
       “他是我遇到的最关心部属的领导!”转业干部张哲斌满怀深情地说,还是他当政治部主任的时候,我随他下乡检查工作, 回来感到身体不适躺倒了。范主任半天没见到我,打电话到我宿舍又没人接,想起我回来时气色很不好,就派军医来宿舍探视。发现我已休克,他立即送我去医院。 诊断是胃部大出血,便立即组织抢救。“我清楚,是范政委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范匡夫多次说:“摈弃官僚主义就是摈弃腐败。只要我们全心全意为群众办事,群众就会把功劳记在党的账上,这才是为党 挣分啊!”为了转业干部的安置,为了随军家属的就业,为了干部子女的入托入学,为了部属的住房等,他总是捧出一颗“公仆心”去千方百计地“争取”,直至把 事情办成。
       范匡夫乐于助人,在军分区是有口皆碑的。1996年春,范匡夫回老家探亲,听人说起村子里刚读初一的小孩余军成绩很 好,但因父亲早逝,母亲改嫁,随72 岁的奶奶生活,快付不起学费了。范匡夫与妻子一合计,决定资助小余军读书。初中3年,每学期寄去学费600元,升高中后,每学期资助学费增至1200元。 如今,余军已是高二的学生了,范匡夫除了包下他的学费外,还常去信勉励他珍惜时光,好好读书。战友们说:“这类扶贫济困的事儿,多着哩,可他从来不在别人 面前张扬。”
       “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为群众办事天经地义,有啥可张扬的。”范匡夫心净如水。

收藏】  【打印】  【关闭

上一篇:舒同
下一篇:朱桂全

相关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更多国防生动态

  • 蓝色风采
  • 活动掠影

>更多

  • 国防生动态
  • 政策规定

>更多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