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心迹 > 生活随笔

此间的少年(李科)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科  时间:2014-12-30 21:26:00  阅读:

        “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就会渐渐忘掉时间。”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昨天才走进这个叫做“西安理工大学”的校园,蓦地想起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快三年。我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走进理工大的时候,一个人提着简单的行李,匆匆忙忙,没有特别的留意到进为“入”出为“人”字的别致校门,甚至连显眼的“祖国,荣誉,责任”三词校训都没有仔细斟酌,就和这群当时第一次见面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兄弟们开始了紧张的训练。我清楚的记得第一次集合我就因迟到而受罚,记得每天都拖着疲惫酸痛的身体回到宿舍,记得别人开学报到的时候我们已经基本练出了形,记得“国防生独立连”经过时周围那一声声赞叹......当记忆中的场景再次出现在眼前,感慨时光飞逝,少年易老,在沉默中藏起怀念,却在记忆里辗转反侧。
   “故事或者生活总是这样,有幸福的日子,像那些漂亮的姑娘,那美丽的歌声,还有宿舍那群欢乐的兄弟们。但当你相信日子就会这么永远美好的时候,也总会有一些令人不爽的事情跳出来,使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欢乐,什么时候郁闷。其实这是一个随机分布。”
   从曲江到金花的距离,以时间来衡量,只有短短两年。只有数次更换的课表,日益增长的体能,明显结实的肌肉,时刻提醒着自己时间还在前进,又长大了两岁。不知不觉的两年,似乎难以摆脱宿舍,吃饭,上课,出操这个循环,却在这个循环中获得了认可,赢得了荣誉。一个个鲜明的性格交织在一起,制造了多少难忘的回忆。那是快乐的两年时光,从未想过时间在自己指尖流逝,甚至就这样送走了两届的学长,只是略感惆怅,仍然感觉毕业遥遥无期。
   “故事讲到最后,免不了是一场离别,其实这不过是一个开了头的故事,需要一个固定的结局而已。不过讲故事的话,其实散场和开始,真的一样简单。”
   转眼间,又临近要送走第三届学长的日子,这才意识到,丛金花到离开,其实也只需要两年。这才想起,明明和学长们的寝室仅有十几米的距离,却从未想过要过去坐坐,听听学长们的教导,学一学他们的经验。或许剩下的一年,也会像过去的两年多那样,不知不觉的飞逝而去,只留下大学四年里一封空白的大书,以及一道身着蓝色迷彩不算帅气的剪影......我挺怕离别时那隐忍的悲壮,忘记了唱过的最后一首歌,出过的最后一次操,以及那潮湿着温暖的眼神……一切的一切,都将被岁月蚕食,堙灭于晦暗的地平线。唯记起那曾经唱过的骊歌,悄怆着晦涩;唯记起那些挂满汗珠却依然露出笑容的脸,并肩前行,渐行渐远;唯记起那一张张从陌生到熟悉,再由熟悉悄然陌生的面孔,透着乖戾,透着倔强……
   别无选择。
   既然知道昼夜交替时一个不可逆转的轮回,那么又何必在为日出狂欢之后尤为日落而潸然?当懂得这些的时候,我们开始成熟。于是这时,豁然开朗,许多年后,虽已物是人非,时间过后,留下的是记忆。
   “一转眼,就是过往少年。”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