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心迹 > 生活随笔

简单的生活 真实的感动(贺晨伟)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贺晨伟  时间:2015-01-03 16:02:00  阅读:
       当我们拎着行李,走在青岛繁华的大街时,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身边的一切都这么陌生。或许在舰上呆久了,每天蜗居于水下的舱室,行迹于数方的部门,早已对陆上霓虹般闪亮的生活失去印象。我呆呆地望着前方的车水马龙,恍惚间,码头的一声汽鸣,把我拉回现实。我知道,又有一批战士踏上征程了。而我们,也将告别这个小小的海港。
       我不禁想起了舰上的种种,就如同海风般迎面冲击着我的脸颊,将我的思绪拉回那个湛蓝的下午。
       汽车发出短促的刹车声,我们一行人风尘仆仆地来到了3号码头,熙熙攘攘的队伍面对着百米多长的巨舰,一时略显渺小。阳光透过甲板反射着耀眼而和煦的光,停靠在我们面前的,就是911与912,它们有着响亮的名字——“天柱山”和“大青山”。我不知道这两个名字的由来,但在这碧海蓝天下,如此的机械巨物确实冲击着我们的眼球。我甚至这么想过——排水量4000多吨的登陆舰就已如此,如果哪天见到排水量近十万吨的航空母舰,那该是何等场面!就是抱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我们登上了912舰。
       在这段时间里,912舰正值装备保养维修月,自然一切都围绕着保养与维修。上舰第一天,我所在的班要帮厨。帮厨的内容很简单,无非洗碗刷盘择菜。但就是这些看似简单的工作,却把我们忙得不可开交。早上还没开饭就得开工,中午往往要干到一点多。我甚至一度怀疑,炊事班的战士们是如何日复一日地度过这些时日的。炊事班资历最老的班长是四期士官,也就是说他已经从事这项工作十多年了。当我们边工作边喊累的时候,身边的几个班长只是轻轻一笑,然后继续埋头自己的工作。乃至后来的几天里,当我们到不同的部门实习,体会到更加枯燥乏味的工作后,我又见到了无数战士那样简单的笑。我想这笑是寓意深沉的,也许其中夹杂着他们对新兵生活的怀念,也许包含着他们对我们没有耐性的鄙夷,也许他们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不过,他们确实这样日复一日,挥舞着锅铲,擦拭着舰船,打磨着螺丝,重复着训练。我突然想用什么词来形容他们,却发现找不到合适的辞藻。
       我不敢定义这种行为为伟大,但是有人做了,而我们还没做。我也见过偷偷玩手机的士兵,我也见过“偷”吃一两块红烧肉的炊事员,甚至见过三两个在厕所里抽烟的班长。我没有因为这些而反感,反而愈发觉得这些画面生动感人。是啊,这都是平常人可以随意享受到的安逸,但落在他们这里,却变成一种奢侈,乃至要用“偷”字形容。不过我想他们也是欢乐的,不然他们也不会日日夜夜地坚守在这里,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小小的船舱,或许已成为他们心灵的避风港了吧。我想起了那位玩手机的士兵,或许他正悄悄地跟父母聊着天,我想起了那位吃肉的班长,脸上洋溢着腼腆却又幸福的笑。乃至那几位抽烟的班长,或许因为工作原因,错过了父母的生日,收到了妻子的抱怨,除了抽烟,又如何派遣心中的落寞呢?这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场面,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就是这些琐碎的小事,使我觉得舰上的生活真实,使我觉得这些舰员真实,使我觉得我活在真实里。
       当我们在打磨一颗颗的螺丝钉的时候,我很好奇地问班长把螺丝擦这么亮有什么用,打仗靠的是火炮,又不是螺丝。那个带我的班长比我大一岁,却说出了一句让我无法忘记的话——“如果你的大炮缺了一颗螺丝,它能正常工作吗?”是啊,也许就是这么一颗螺丝,将决定着某天某个机器的效率,而这个机器将决定着这艘军舰的战斗力,或许只是这艘军舰的缺席,将导致某场海战的覆败,而我们中国不又将重演甲午海战的悲剧吗?东乡平八郎说,北洋水师必败,因为舰员用主炮来晾衣服。或许这就是我当时心态的后果。而很快的,同样的一件小事,再次令我受益匪浅。当时我们被安排擦拭舰艇上的油污,说实在话,这是一个苦差事,不仅赃,还要顶着海面上刺骨的海风。工作时,身边的有人漫不经心,也有人兢兢业业。当时我正在擦一个缆桩,上面油污很多,还有不少锈迹。虽然不是多大点地方,我却擦了很久。这时班长过来说,你把另一个桩子也擦一下吧,我觉得你工作挺细致的。我愣了那么几秒,忽然感觉,你的努力付出,总有人会看到的。你可以马马虎虎浑水摸鱼,同样也可以懒懒散散投机取巧。也许你觉得没有人注意你,但身边的人,早已将你的言行记在心里。就像我擦拭的那个桩子,如果我草草了事的话,也许班长不会说什么,但他却早已在心里给我戴上了懒汉的帽子。
       不久之后有一次出海,出于安全考虑,我们不允许上甲板。这两天我们没有任何工作,手机也被没收了。很多人无所事事,仿佛失去了主心骨。我不得不对手机这个东西重新审视。之前只是觉得手机给我们带来了方便,但就是它的方便,使很多人离不开它。当没有手机,又无事可做时,很多人便变得焦躁起来。我很庆幸我没有成为其中的一员,因为我发现即使没有手机,我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看书便成为其中一样。在舰上的时间里,没事的时候我开始阅读《资本论》,对经济学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而闲暇时刻,我们也有一些活动来活跃气氛。比如说用扑克牌比点数大小,输的人要做俯卧撑或深蹲起,既起到娱乐的作用也锻炼了身体。
       在我们离开的前一天,海军政治部的郑干事恰好也在船上锻炼,他找了我们十多个人进行了谈话。在谈话过程中,也有人提出了螺丝钉这个问题,认为没有多大意义。但郑干事却给出了另一种答复,他说,擦螺丝其实跟叠被子是一个道理的,你不会用螺丝跟被子去打仗,但从事这些工作的同时,却可以磨砺自己的心性。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心静如水,但总归战争还是需要理性思考的,毛毛躁躁必然失败,所谓骄兵必败,就是这个道理。最后郑干事送给我们一句话:真实做人,真实做事。话很简单,我却觉得仿佛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囊括在其中了。
       是的,我们的生活很简单,每日重复着大仓与甲板的两点一线,奔波于舰船的上下两层。百米的巨舰来自于一钉一铆,复杂的船体也只是简单的钢铁组合。我们生活在这方外的小小世界里,每日重复这简单的工作,不住地与大海交流着自己的生命与灵魂。或许就是这样一个个的日夜里,同一个岗位换了无数的人,同一个甲板换了无数的漆,同样的感情感动了无数的人。我为所有的军人感到激动,就是这般简单的个体,组成了军队这个大家庭。他们生活的真实,工作的真实,说的真实,行的真实,做的真实。不然怎么说军人是最可爱的人,因为简单,所以真实,因为真实,所以美丽。
       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舰员们出来送我们,带我们的一个班长哭了。十几天的相处,让一个三十多的老班长不忍猝别。我丝毫没有觉得做作,因为这里没有媒体,也没有观众,更没有打分的评委。我依然觉得这里很真实,尽管海上开始起雾,渐渐把船缭绕在迷离的烟尘中。我看着身后的码头渐行渐远,海水的咸腥也越来越淡。我走在不再摇摆的大地,甚至觉得海港也是一种生活。一街之隔,外面的世界灯红酒绿,内里的生活简单静谧。海风轻轻拍打着舰艇,伴随一个个舰员摇曳着告别的双手,我们也渐渐消失在人海之中。
       我开始怀念这里的生活,怀念这里的简单,怀念这里的真实。或许,某日我也会来到这么一个地方。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