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色心迹 > 强军论坛

电影《集结号》观后感(罗杨)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罗杨  时间:2016-10-11 11:12:43  阅读:
       有这样一群人,荣誉至上,责任在心;有这样一种关系,不是至亲,却血肉相连;有这样一首歌,牺牲写词,生命谱曲。战争,一场死亡盛宴,踏上战场,犹如步入一条不归之路;然而,对于这样的一些人,死亡,并不可怕,最高的荣誉,来自于内心最深的信仰,最重大的责任,来自于对身负荣誉的执着与追求。荣誉在前,军魂在上,吹响责任的集结号,维护生命最至高无上的荣誉,捍卫共和国最伟大纯净的军魂。
       一部电影《集结号》,给我们带来内心最深的感动,这样的一个故事,为那一段仿佛已经离我们远去的战争史纪实,给那些似乎与我们遥不可及的人一个真实写照;这样的一首歌,为革命谱写,为烈士歌唱,为军人讴歌。君可见中原野战军独二师一三九团九连37名战士全部阵亡?君可见英雄战士牺牲时无畏无惧?君可见连长谷子地为寻回战友们应有荣誉不折不挠?有悲痛也有感动,还有震撼,影片留给观众的,是那久久不能平静的心情。
       整部电影中,真正感动我们的,不是那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而是连长谷子地为战友求证、为战友争取荣誉的过程。作为战场上九连唯一的幸存者,谷子地几经生死,但他一直执着生存下去的动力就是为牺牲的战友找回应有的荣誉。时光飞逝,物是人非,事过境迁,虽然历史已渐渐被很多人淡忘,甚至真相被一些人所曲解、误解,但那刻骨铭心的兄弟情谊却在谷子地的脑海里,永远鲜活。他永远忘不了的是那些曾经跟自己出生入死的革命弟兄:王金存,焦大鹏,姜茂才,吕宽沟……秉承一份执着的信念,谷子地不忘自己所负责任,无时不忘为自己和战友们寻回那份军人烈士应有的荣誉。死亡,归属于一个过程,每个人迎接这个过程的姿势都不一样。保尔•柯察金说:“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都献给了全世界最壮丽的事业——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战士的死法,更多的,是在战场上保持冲锋陷阵的昂扬姿势。作为军人,死亡并不可怕,军人的荣誉永远大于生命,对于他们来说,不是要在自己死后留名万世,被人民歌功颂德,但是,会执着地要求自己的牺牲可以得到肯定。因误解而被人耻笑,是军人的一种屈辱。在谷子地看来,战友们的牺牲,理应得到相应的荣誉,但是,当事实违人所愿的时候,无论如何历经艰辛,如何百经阻挠,也要还给战友们一个真正的荣誉,这,是一份责任,是一份作为老战友、作为连长的责任。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是英雄战士的无悔誓言,《集结号》中谷子地对团长承诺:“听不见号声,就是打剩到最后一个人,也得接着打下去。”一句承诺,顶天立地,犹如战场上飘扬的军旗,亦是屹立不倒的军魂之所在。不带任何矫情,这誓言,一直伴着谷子地领导的九连直到弹尽粮绝、全连覆没,亦无怨无悔。或许,“古来征战几人回”,但是,“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纵使“黑云压城城欲摧”,也有“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的肝胆气魄。战争,另一个定义,是牺牲、流血、离别,带给了每一个人无边的悲痛,留下了无可挽回的遗憾,死亡历来吓不倒伟大的物产阶级革命战士,从狼牙山五壮士到董存瑞舍身炸暗堡,从刘胡兰英勇就义到夏明翰不畏砍头……无数战士牺牲在了烽火连天的战场,人民永不遗忘的,是那些舍生取义、献身革命的高大形象,这,是军人的最大骄傲,是军人的无尚荣誉,因为有了这些,中华民族得以在一次次的曲折中生生不息,在无边的逆境里,做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崇尚荣誉,每一位军人的必有品质之所在,军人的那一份荣誉,代表国家,代表人民,代表军魂,所以,不容置疑,更不容曲解。因此,对于他们,“头可断,血可流,荣誉不能丢。”
       “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这是当代军人的核心价值观,代表军人最崇高最伟大的追求。是的,生之美好人皆向往,然而,为革命,为人类最伟大的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纵使有无数诱惑,他们皆可放弃;是的,他们,可以视金钱如粪土,可以视名利为草木,然而,他们头顶的那份荣誉,却不可亵渎;是的,他们选择站着生而不是跪着死,他们执着于捍卫那顶军人头上的光环,纵使被误会、嘲笑,他们不会忘记自己的责任所在。这些人,被称为最可爱的人——忠诚于党,热爱人民;一种关系将他们心手相牵,因为他们是患难之交,共同战斗——报效国家;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吟唱一首万世传颂的盛歌——献身使命,崇尚荣誉。荣誉在身,崇尚由心,责任在此集结。
    

收藏】  【打印】  【关闭

  • 国防生动态
  • 政策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