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尚武讲堂

【尚武讲堂】激发军人血性,铸就精神利剑

来源:政工网  作者:马洪强  时间:2015-07-19 19:50:00  阅读:
        习主席强调指出:“和平时期,军队生活条件搞得好一些是可以的,但决不能把兵带娇气了。威武之师还得威武,革命军人还是要有血性。”习主席的这段重要论述,深刻指出了军人骨子要具有的那种东西,那就是“血性”。谈到“血性”,我发现,随着《亮剑》《我是特种兵》等军事影片的热播,这个词在网上也变得越来越热,很多网民围绕“中国军人是否有血性”大发议论,他们说,“中国军队已经30多年没打过仗了,当前部队中的80后、90后官兵是在蜜罐里长大的,而且许多军人入伍又带着追求个人利益的目的”,并由此质疑:
        当代中国军人到底还有没有战争年代的血性?
        面对网络时代、信息时代,敢于面对面打冲锋、敢于刺刀见红的血性,到今天,是不是过时了?在浮躁、迷茫的今天,我们的血性又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今天,我们就一起来讨论“血性”这个话题,先看第一个问题。
 
一、我以我血荐轩辕,去留肝胆两昆仑——从血的特质看什么是军人血性
        “血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为“刚强正直的气质”。我想这个解释对于我们军人来说未免过于笼统了,无法很好地诠释出我们革命军人特有的精神。我认为,如果把军人比作一把利剑,那么军人的血性就是剑刃上的那股杀气,剑未出鞘,却已杀气逼人!那到底什么是军人血性?我做了一个分析,发现血液的一些特质,恰好和我们军人的血性内涵十分吻合,我们一起来看看。
        “红色”——象征革命军人的铁血忠诚。想到血,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红色”,它既是血的颜色,也是军人血性的底色。我们的队伍曾叫红军,我们的旗帜叫红旗,我们唱的歌曲叫红歌,无数革命先烈,用他们的鲜血染红了鲜红的军旗,因此,红色就意味着我军对党的铁血忠诚。虽然“忠诚”二字看不见、摸不着,可它却往往在关键时候,在生死攸关的时刻迸发出来,能让我们毫不犹豫地去捍卫它。刘胡兰铡刀前“怕死的不是共产党员”的豪言壮语;狼牙山五壮士悬崖边“共产党万岁”的高声呐喊;董存瑞高举炸药包时“为了新中国——前进”的一声咆哮,都充分地体现了革命先烈们对党的无限忠诚。
        “炽热”——象征革命军人的如火激情。“炽热”是血液的温度,也正是我们军人身上血性贲张的如火激情。激情是什么?激情就是自信满满,就是敢于亮剑。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话:“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这就是自信,这就是底气!大家想想看,一个没有自信的军人,他怎么会有激情呢,又怎么会有血性呢?所以说,阳光自信的军人才是最具青春活力的军人。激情就是干劲十足,就是无限追求。上紧发条、把油加满,铆在本职岗位上,就像雷锋,虽然他从事过多个岗位,但他始终做到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永远把工作当成自己最热爱的事业。
       “涌动”——象征革命军人的一往无前。血液从不会因为血管的粗细曲折而停止向前涌动,就像我们革命军人,在困难和挫折面前,永远不会停下冲锋的脚步。走进连队俱乐部,看着那8张英模画像,我觉得他们就像一座座丰碑,无不彰显着我们革命军人的血性!这时候我常想,在成为英模之前,他们都是普通军人,是什么力量让他们英勇无畏,明知向前就是死,却毅然举起炸药包、扑向机枪眼?带着这个问题,我们来看一个短片。片中,骑兵连的战士都牺牲了,只剩下连长一个人,就连他的左胳膊也被砍掉了。然而,连长仍旧独自一人,挥刀策马向敌人杀去。这就是“战斗到最后一个人”,这就叫一往无前!大家肯定还记得,汶川地震中15名空降兵的“惊天一跳”,他们在没有气象引导的情况下,在极端恶劣的天气条件下,写好遗书,奋不顾身地从5千米高空伞降灾区,用临危不惧的实际行动,诠释了当代中国军人的血性。当时有一首诗这样描述他们的英雄壮举:“翻开军史问天地,哪见过凌空一跃五千米!是军号,是战鼓,是威力,是亲人,是呼唤,声声急。刀山剑林何所惧,空降兵上战场有我无敌!”
       刚刚我们讨论了“什么是军人血性”,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第二个问题。
 
二、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从军人职责看为什么要培养军人血性
 
      随时准备打仗,永远是军人的座右铭。有血性的战士充满魅力,有血性的军人让敌人畏惧。军队能打仗、打胜仗,军人就必须要有血性。
      (一)血性催生忧患。军队没有和平时期,只有两种状态:打仗和准备打仗。作为一名军人,我不禁想问,明天战争打响,我们是否做好了准备?小时候我们都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如果把“狼”比作战争,那么“狼来了”就绝不再是一个寓言。当前,美国、日本等国家公然对我进行打压,南海问题持续发酵,钓鱼岛上空阴霾不散,国内“藏独”“疆独”等敌对势力从未停息,台湾问题尚未解决,网络舆论战、颠覆战早已刀光剑影……面对如此复杂严峻的安全形势,每一个有血性的军人都不会无动于衷,相信大家和我一样,都是热血沸腾,都会主动请战。“宁可千日无战,不可一日不备”,血性催生忧患,忧患促进备战,这种强烈的打仗意识正是基于军人的血性。
      (二)血性激发斗志。当兵就要当“嗷嗷叫”的兵,就要有永不服输的劲头,就要有敢于争先的干劲。三连李庭豪的事迹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是什么精神和信念支撑他掌心掉皮仍然坚持完成任务呢,我想就是这股永不服输的劲头,这种军人独有的血性。它也使我们懂得,作为一名军人,在“行不行”之前,首先是“敢不敢”,如果连应战的勇气都没有,那么便已经输掉了战争。
      (三)血性支撑打赢。怎么打赢未来战争?光靠先进的武器装备、科学的战法战术就够了么?中日甲午战争中清政府的战舰不可谓不先进,但是甲午战争给我们留下什么,它留下了中华民族不可抹去的屈辱和伤痛。因此,胜,不仅在于利剑,而更在于用剑的人。在一次实兵对抗演戏中,某部坦克驾驶员武向军在擦拭潜望镜时,头上的坦克帽不小心被行军架挂住,由于坐下的时候急,他的耳朵被生生地刮了下来,顿时血流如注。此时,舱外激战正酣,武向军意识到:演习场就是战场,自己不能停下来。他竟然忍着剧痛,把刮掉的耳朵一把揣进口袋,继续驾驶坦克向前冲锋……除了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当看到这些,你就知道什么叫血性男儿。同志们,武器装备固然重要,但是再强大的武器,也需要一群有血性的军人来使用,军人的血性,激励的是斗志,成就的是打赢。
 既然血性对军人如此重要,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培养血性呢?
 
三、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从胜战要求看如何培养军人血性
        军人血性表现在战时,培养在平时。
      (一)在坚定信仰中深植血性。坚定的信仰,是军队血性的灵魂,只有为了捍卫自己所坚信的真理,军人才能激发出最高昂的战斗热情,才能将生死置之度外,英勇作战、所向披靡。想必大家都比较熟悉上甘岭战役,在3.8平方公里的山头上,43天的战斗中,敌我动用兵力10多万人,其惨烈程度难以想象:1天之内,敌方向我发射炮弹30余万发,上甘岭主峰被削低整整2米;在前沿阵地上,经常是一两个残破的连对抗一两个齐装满员的团,而且几乎没有炮火支援,弹药也常常补给不上,一桶水、一箱弹药、一个苹果常常是牺牲好几条人命都不一定送得上去……危急时刻拉响手雷、手榴弹、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等,成了战斗中的普遍现象。肉体虽灭,但精神永存。这种惨烈的英雄壮举,正是我每名志愿军官兵誓死保家卫国的决心所激发出来的血性。作为当代革命军人,我们就是要传承革命遗志,始终听党指挥,用信仰浇铸血性,将血性融入灵魂,在任何时候都要做到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二)在从严摔打中砥砺血性。血性,不是讲出来的、喊出来的,而是靠平时练出来的。三栖精兵”何祥美,号称80后“枪王”,被授予“爱军精武模范士官”荣誉称号。他又是怎么做到的?他时刻提醒自己:当狙击手就要瞄准第一,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战胜常人难以战胜的困难,没有血性的人不配做军人。他在训练中20多次受伤、2次骨折、10余次与死神擦肩。军人血性怎么练?就是要像何祥美那样,在任何时候都要对自己充满信心,什么样的骨头都敢啃,什么样的险关都敢闯,真正当能打仗的兵、能打赢的兵。
      (三)在舍生忘死中张扬血性。习主席指出:“无论任何时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千万不能丢。在党、国家、人民需要的时刻,军队就要有这股劲、这种精神。”平时我们强调克服苦累的多,但是涉及生死的话题却很少谈到,时间长了,自然血性杀气就不足了,“两不怕”精神对我们同等重要,两者不可偏废,必须结合起来。刘伯承元帅曾说:“自打从军时起,我就做好了准备。路死路埋,沟死沟埋,狗吃了得个肉棺材。”军人身上,就应该始终澎湃着精忠报国、无所畏惧的凛然血性,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刻,义无反顾冲上前线,这就是军人的神圣职责!不知道战友们是否听过“一棵英雄树”的故事。兰州军区某工兵团三营原教导员刘克勇所在单位负责某项国防工程的施工任务,每年春未到、燕未来,刘克勇便背起行囊走向高原。他对战士说:“我们去给国家扛大活,尽一个军人的本分。”山,爬了几天几夜;车,行在云上云下。白天,钻洞开岩,泥浆满身,吃不饱的是氧,吃一肚的是尘,每次有险情,他把战士挡在身后。夜晚,风狂吼,雪纷飞,戴着皮帽,盖上大衣,仍冻得睡不着觉。他走进一个个帐篷查铺,生怕有谁冻伤,牵挂着谁有心事睡不着,而自己一晚只睡三、五个小时。高原缺氧累得吃不下饭,他组织吃饭比赛,对大伙说:吃,在雪山上不是美味和享受,而是生存,是战斗。可当战士问他自己为啥每顿只喝一碗稀饭?他就笑着说:自小爱粥,新兵时外号叫“一碗粥”。直到有一天,他连一碗粥也喝不完,倒下了。没人知道,4年上雪山累倒的教导员,这次是带着胃癌的诊断书上山的,每天背着大伙儿大把地吃药。手术后医生说:来晚了。预感时日不多,他对妻子说:“军人,站着时为国家尽忠,倒下后才能陪陪父母尽孝。”撑着病体,他回到了秦岭深处父母住的那间土房。看他大口地吐血,妻子泣不成声:“借钱买的新房钥匙拿到了,你还没住过一天。”他摇摇头对妻子说:“给战友捎句话,我想穿着军装走。”军装送来了,上面还别着他刚荣立的二等功军功章。穿上这身军装,刘克勇永远合上了眼睛,这一天离他36岁生日还有36天。他虽然长眠雪山,却成为了雪峰之巅的不灭军魂!“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重于泰山……那不叫死,叫重生,自己死,兄弟战友生;个人死,国家民族生;肉体死,精神永生,与天地同在、日月同辉,生命永恒。” 
 
       同志们,勇者无惧、血性无敌。长期和平的暖风会吹松我们紧绷的弦,过于太平的日子会冷却我们沸腾的血性。作为炮兵团的光荣一兵,我们时刻谨记“脑子里永远有任务、眼睛里永远有敌人、肩膀上永远有责任、胸膛里永远有激情”。战友们,血性是中国军人打不垮的钢铁脊梁,血性是中国军队磨不掉精神底气,就算不可叱咤风云,我们依然赤胆忠心,就算不能血染疆场,我们依然秣马厉兵,就算没有鲜花掌声,我们依然勇于牺牲!让我们做一个有血性的中国军人,让军人血性在能打仗、打胜仗的砺剑之路上闪光,让革命先烈传承下来的猎猎军旗,永不褪色!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