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尚武讲堂

【尚武讲堂】集训归来,他凭啥成为连队唯一的列兵班长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作者:孙泽宾(余德峰荐)  时间:2017-05-19 11:34:00  阅读:
       深夜,鄂北山区,暴雨如注。
      “前方山涧,路况不明,部队通过有风险,必须派人探明路况。”正当红方突击队长、空降兵某团“红八连”连长赵云鹏考虑人选时,六班班长郑伟彬站了出来:“让我带尖刀班去探路吧!”
判定方位、绕道小路、避开陡崖……凭借过硬素质和丰富经验,郑伟彬带领尖刀班在暗夜中开辟一条安全通道,确保红方按时到达预定地域,完成对蓝方重要目标的奇袭。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过硬军事素质是郑伟彬关键时刻敢亮剑的底气。”说起自己的爱将,赵云鹏直竖大拇指。
       精武强能,是郑伟彬最大的追求。新训时,他第一次参加5公里越野训练,就让战友们刮目相看:操场上,郑伟彬一骑绝尘,19分30秒就跑完了全程,比不少老兵跑得都快!新训结束后,郑伟彬因为全面素质过硬,作为唯一一名列兵入选跳伞集训队。集训归来,他就被连队任命为班长,也是连队唯一的列兵班长。
       官兵告诉记者,郑伟彬不甘平庸、喜欢挑战。当班长不久,他就报名参加了跳伞试训队,担负高度危险的新机型、新伞型试跳任务。一次,郑伟彬执行试跳任务,谁知空中开主伞失败。从千米高空坠落到地面,只需短短10余秒!就在所有人为他揪心时,他稳住心神,从容拉开了应急拉环,天空顿时绽放出一朵红白相间的伞花。试训队队长说,这次空中特情虽然惊险,却收集了新伞型5个方面的训练数据。
       2014年夏,空降兵部队群众性比武竞赛拉开帷幕。在烈日炙烤下,郑伟彬独揽5公里越野和400米障碍两个单项冠军。
       面对纷至沓来的荣誉,郑伟彬告诉记者:“与上过战场的爷爷和父亲相比,我还差得远着呢。”原来,郑伟彬的爷爷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父亲参加过边境自卫作战。走进军营前,爷爷和父亲都勉励他:“当兵就当能打仗的兵!”
       这年冬天,空降兵部队挑选训练尖子,备战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金鹰-2015”国际特种侦察兵竞赛。郑伟彬报名参加选拔集训。这次选拔堪称苛刻:“三无”条件高空跳伞、冰湖武装泅渡、30公里山地负重行军……半年的集训中,数十名训练尖子被淘汰,但郑伟彬始终咬牙坚持。最终,他成功入围最后的12名出国参赛选手名单。
       在竞赛的第4天,最艰苦课目——“侦察兵小道”开始比拼。这个课目是对特种侦察作战技能的全面考验。在国内训练时,郑伟彬在这个课目上成绩突出。当天比赛,他决心夺冠。
       孰料,最后1公里奔袭中,一根钢钉突然穿透鞋底刺进他的脚掌,剧烈的疼痛瞬间传遍他的全身。眼看着对手马上要追上来,望着队友们焦急的眼神,郑伟彬咬紧牙关,猛然拔出钢钉,大吼一声冲了出去……
       经过5天4夜的比拼,中国军队的总成绩位列外军参赛队第1名。凯旋后,郑伟彬荣立二等功,并被评为空降兵部队“军人好样子”先进典型个人。
       荣耀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艰辛:出国前,郑伟彬最后一次称体重是53公斤,比赛结束回国后,变成了47.5公斤。说起带伤突击的故事,他对记者说:“那是我走过的最艰难的1公里,脚底的伤疤将成为我军旅生涯最特别的军功章!”
       今年9月,郑伟彬作为优秀士兵被推荐保送至军校学习深造,开始了新的征程。郑伟彬一如既往的平静:“无论身份如何变化,我的追求,就是像爷爷和爸爸那样,当一名能打仗、打胜仗的兵!”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