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尚武讲堂

【尚武讲堂】历史长河中那条蔚蓝的海防线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郑凌晨(余德峰荐)  时间:2017-06-06 17:01:00  阅读:
       中国文字具有强烈的现实画面色彩,凡举市井、集市等词,一看便知是说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百姓家事;而在今天和平的阳光下,每每读及“家河”二字,疆国边域、苍天黄土、雄浑边关的凝重与沧桑便涌泄心头……
       华夏民族向来以善于保存历史文化而著称于世,就连博学渊识的德国文豪黑格尔也感叹:“华夏的‘历史情感’之万古不断,是世界上任何民族所不能比拟的。”披览中国古代那些慷慨激昂的诗篇、雄视千古的文章,纵然“飞鸟为之徘徊,壮士听而下泪矣”,但读下来总觉得有一种色彩的缺失。是的,那是一种海洋蔚蓝色的缺失。
       海洋,对于任何民族来说都是关乎生存与发展的空间,可偏偏在我们时间的记忆里被淡化模糊了。本雅明说:“历史一词以瞬息万变的字体书写在自然的面孔之上。”
       世界上任何一种文字,都蕴含着人类思维与逻辑的情感。当下的国人,那些赞颂描绘边塞疆土、旷野平川、锦绣河山的古诗佳句你或许张口就来,但关于海疆、关于海洋,关于海洋外面的世界,在中国古老的文字记载中,则大都是些不靠谱的野史,有价值的记述可谓凤毛麟角,即便是我们今天引以为豪的“郑和下西洋”的壮举,在堂皇的《明史》里居然仅记有30余字,“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于海……”即使在今天我们大力发展的海洋文化的时代背景下也对海洋知之甚少。笔者不禁叩问:“丢掉了海洋历史,谈什么海洋文化?”
       —部近代史,中国多难,海疆尤甚。
       古代中国不是没有海军,甚至有学者认为世上第一支海军部队就诞生于中国的隋唐时期,其时拥有的“斗舰”等大型战舰,堪称当时的航空母舰。历史总是传奇夹杂着遗憾,史书中并没有留下关于它们海战的任何记载。因此,亦有人认为那只是一支豪华的船队而已。而后的历代封建王朝均不约而同地对海疆作出判断:“海域与国土社稷无关,仅需禁之,无须防之。”
       历史毕竟是一道真命题。那些将自己固步自封在所谓“盛世”中的历代封建王朝,又如何能拥有波澜壮阔的民族情怀,海疆情结呢?19世纪中叶,著名学者魏源写下了曾被龚自珍称为“中华第一百科全书”的《海国图志》,全书浩浩荡荡达100卷。其内容涉及英、俄、美、法、西、葡等几十个沿海国家的历史、地理、军事、经济、科技等情况。魏源曾满腔热忱地将此书送入京都,伴随朝代几经更迭,从几代皇帝到千万群臣,竟无一人重视之。考究起来:根据他们的判断,只需大海禁、国门闭,便可“大好河山供梦寐,小康岁月足欢娱”。
       然而,抽刀断水尚且不能,谁又能禁得住那无边无际的海洋。后来发生的事,则成为国人心中百余年来难消的郁结。仅在数年后,《海国图志》传至末期的日本幕府,立即引起了时下日本朝野的轰动,从日本皇室到社会学者无不争相拜读,奉为“海防圣书”。而距此40余年后,我们就悲怆地吞下了固步自封的苦果和空做天朝大国梦的恶果。然而,在中国近代史上,悲怆的遭遇又岂止这一次,那条曲折的漫长海岸线,几乎每一次都成为江山破碎的第一根软肋。
       哲学家恩格斯曾判断:“在中国进行的战争给古老的中国以致命的打击。闭关自守已经不可能了,即使是为了军事防御的目的,也必须铺设铁路,使用蒸汽机和电力以及创办大工业。”事实上,制度上的“膏肓”、观念里的“滥觞”和人格中的“溃疡”,早已成为历代封建王朝无法自愈的绝症。即便是所费不菲地买来些先进的装备,由历史来看,终究是留下更深的伤口和耻辱。
       俱往矣。大好河山,而今已是另一番天下。
       回望历史,须知,一个民族流再多的血也不能失去血性;立足当下,同样,也不能因长期没有流血而淡忘了血色记忆;展望未来,坚定,今天的中国把和平发展上升为国家意志,其本质是不以牺牲核心利益为代价的。由此看来,那条坚如磐石的海防线在蔚蓝大海的映衬下,便显得格外醒目。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