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美文欣赏

人远空追忆

来源:文章阅读网  作者:南有木兮(余德峰荐)  时间:2017-06-07 15:15:00  阅读:
  五六岁的时候,我在慢慢长大,而外祖母,像一片逐渐枯黄的叶子,等待归根。

 
  外祖母与外公外婆们生活在一起,那时去外婆家,外祖母都会坐在正屋门槛前的石墩上,或是一张小凳子上,以慈祥的微笑迎接我们,温柔的说句:“你们来啦!”

 
  在我的记忆中,外祖母几乎都是坐着的,她很少走动,不怎么说话。因为她的安静,总让我好奇,也能让我细细端详:她很瘦小,头发花白,稀少地在后脑勺绾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圆的发髻,头上戴着由裹发布卷成的灰蓝色的帽子;牙齿全没有了,脸上全是皱纹;皮肤就像一块老树皮,松弛,干涸;经常穿着棉布衣,与帽子同色系,袖口与裤脚边绣着一排排粉红色的小花与细小的绿叶,虽旧,但整洁干净。岁月一点不留情,祖母俨然已到耄耋之年了,可她的一对眼睛,却没被时光蹉跎,依旧炯炯有神,里面有着点点星光。更令人注目的,是她的一双小脚:灰色的布鞋非常尖,穿着粉蓝条纹裹脚布的脚背高高耸起,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是罪恶的三寸金莲,只觉奇怪无比:为什么老祖的脚那么小,看上去竟和我的差不多大呢?

 
  外祖母是很疼爱孩子们的,看着一个个小小的重孙们,她感受到了生命的延续。我们这些小猴子成天在院子里跑闹,她年纪大了,脚又不方便,总扯着嗓子费力地喊道:“别跑别跑,小心小心啊!”边说边使劲挥舞着手臂示意。有一次准备出去玩,被外祖母叫住了,她拉着我左看右看,逗我说话,忽然发现我的衣服前面破了个小洞,忙说着:“脱下来,我给你补补。”我听了,心里甜滋滋的,赶紧换了件衣服,把破的那件给了外祖母,然后坐在她的身边。只见外祖母把衣服慢慢摊开铺在膝盖上,摘下自己的帽子,从里面掏出了一根穿着线的小针,我看了大叫:“老祖,你的头上怎么有针,不怕戳到吗?”外祖母笑着说:“这针是常备的,不会戳到我。”随后便认真缝补起来。她的手颤巍巍的,许久才能穿出一个孔来,大概过了二十分钟,那个不起眼的小洞被不算缜密的针脚封锁住了。我不是很满意,因为它不好看,还让小洞更明显了,但随即想到:自己平常不怎么到外婆家来,外祖母那么老了还帮我缝衣服,可见她是很关心我的,莫名还有种自豪感。于是我依旧换回这被补过的衣服出去了。

 
  到了快上小学的时候,外婆家突然传来噩耗,我们一家子急急忙忙地冲了回去。还未进门,就听到房子里传来稀稀疏疏的哭声,让我头皮发麻,门口挂着白色的长条布,走进屋里,有一个硕大的长长的黑色木盒子放在中央,前面点着几根香,青烟缓缓上升,我觉得诡异,非常害怕,它们让我想到同学吓唬人时说的那些妖魔鬼怪。我还发现平时难以见到的亲戚们都来了,他们全都哭丧着脸,不说一句话,让我很压抑。我看到表姐在哭,眼泪断了线一般,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外祖母去世了。我当时没哭,只觉鼻子和眼眶酸了一下,我忍住了。因为我不是个爱哭的孩子,更因为我觉得自己和外祖母之间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厚,在我小小的年纪里,我统共才见过她几次,虽然我感受到她很关心我。

 
  生老病死,本不过是人一生的自然现象,但因为有了身边人一颗颗关爱的、赤诚的心,才让每一个过程都足以热泪盈眶,触目惊心。如果时空能够穿越,我要跨过这十几年的距离,让现在的自己找到那时的外祖母,问一问她:还是小姑娘时都会玩些什么?那一双小脚是如何承受过来巨大的苦楚?怎么认识外祖父的?外婆小时候的故事是什么样的?这些重孙们最爱哪一个……也许,只有成千上万的问题才能救赎我当初的铁石心肠。

 
  然而时光和命运哪有那么善解人意!“如果”从来不存在,正如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卖,外祖母,只能活在一些人的记忆里了,只愿她在天堂一直安好。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