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军事纵横

母亲节,当兵在外的儿女为母亲准备了哪些惊喜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吴盛林(李怡韬荐)  时间:2017-05-01 19:00:00  阅读:
5月的鲜花开得正好,这是母亲离去后的第二个母亲节。我不由得回想起两年前与病中母亲的对话,不觉中已泪湿衣衫。
事情要从2015年9月说起,那是中秋节的前两天,我突然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说母亲生病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听父亲的语气绝对不是小事。我立即请假,带着焦灼的心情赶回老家,大别山南麓的一个小镇。回到家中,母亲憔悴的面容绽放出喜色,她强忍着病痛与我叙话:“吃了饭没有?”“身体好不好?”“工作怎么样?”母亲的声音再多我也是听不够的。
老家医疗条件有限,我决定带母亲到驻地所在的城市去求医。列车在秋意深浓的山野里奔驰,与我的忧心忡忡形成鲜明对比,第一次出远门的母亲倒是饶有兴致,一边注视窗外,一边啧啧称赞:“咱们国家真漂亮,如今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美啊!”
在列车上,我把单位领导为母亲联系医院安排治疗的事告诉了她。“三儿,这可要不得啊!我一个普通老百姓生病了,哪能惊动部队首长啊!”母亲不安地蹙紧了眉头。
“妈妈,你儿子是现役军人,你就是军属,我们单位领导和同事都很关心你的病情啊!”看着母亲的满头白发,我愧疚的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我赶紧扭过头去,生怕一不小心滚落下来,被母亲看见。
母亲病重期间,单位领导多次询问我母亲的病情,主动协调联系住院和手术事宜,帮助我解决了不少困难,减轻了许多负担。刚到医院住下时,母亲就叮嘱我:“三儿,我已安顿好了,你赶紧回单位去,把落下的工作干好!”母亲反复叮嘱,生怕我耽误了工作。
几天后,医院成立专家组,对母亲实施了长达12个小时的手术,母亲的病情暂时得到控制。母亲术后住院期间,我利用周末先后3次去医院看她。每次母亲都会叮嘱我:“三儿,不要老来看我,你是部队的人,要站好岗,干好工作,多为天下父母的安危考虑!”在母亲的心里,我不仅是她儿子,也是人民的子弟兵,时刻坚守岗位,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才是她想要的孝道。
“三儿,没有组织的帮忙,我捡不回这条老命啊!你要听党的话,跟着党好好干工作!”“组织叫干啥就干啥,这才是军人的忠诚和孝道。”母亲朴素的言语中饱含道理,每一次听都让我对这个农村老太太刮目相看,也不禁让我烦躁的心静下来,思考更多有益的事情……
然而母亲最终还是离我而去了,就像我的泪水落在黄土里,再也寻觅不到她的身影。但我内心并无太多感伤,而是充满阳光,我知道这是母亲给予我的力量,暖暖的、软软的,照亮着梦想的前方。在这思亲的日子里,我能献给母亲最好的礼物就是为国家尽忠、为军队尽责、为天下父母尽孝。我相信,天上的母亲看到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郑妈妈,马上就要到母亲节了,我们今天专程来看望您,提前祝您节日快乐!”5月8日上午,驻守在福建省霞浦县北礵岛的海防某部二连的9名官兵,在连长沈渤鑫带领下,来到与连队仅一墙之隔的全国拥军模范、78岁高龄的郑瑞英老妈妈家中,为“兵妈妈”郑瑞英提前过母亲节。
说起郑瑞英,在北礵岛上可是鼎鼎有名,小岛官兵无人不夸。1950年,解放军正式进驻北礵岛,让岛上村民过上了踏实太平的日子。郑瑞英怀着对共产党和解放军的感激之情,把满腔的热诚化作了浓浓的拥军情。17岁的她就主动加入到岛上的女子民兵排,经常组织村里的妇女到连队为官兵洗衣服、缝被子。夏天,她到训练场给官兵送来西瓜、凉茶解暑;冬天,她给官兵熬姜汤、烧辣子香茶驱寒。几十年来,风雨无阻,驻岛官兵与她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由于郑瑞英家靠近驻岛连队三排营房,一茬茬官兵都喜欢亲切地叫她“三排阿姨”。
“你们训练那么紧张还专门跑到家里来,真的太感谢了!”老人就像见到了亲人,紧紧握住大家的手,挨个询问平时的训练、工作、生活情况。“阿姨,虽然连队刚刚转隶,但官兵们训练劲头不减,思想一直没放松,大家同心协力抓建设,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高度肯定!”沈连长喜气洋洋地向老人报喜,老人连声称赞:“好样的!”
“阿姨,母亲节快到了,大家都想送您个礼物,但岛上连个像样的商店都没有,鲜花更是买不到,这不,连队官兵就一起连夜用子弹壳做了一个礼物送给您,祝您母亲节快乐,以后天天快乐!”老人从沈连长手中接过礼物,双手不住地摩挲着战士们用一颗颗子弹壳镶出来的“天天开心”几个字,一时泪眼婆娑。“这个礼物太珍贵了,我真是太幸福了!谢谢你们,太谢谢了!”老人激动地连声道谢。
“阿姨,我有半个多月没来了,咱还是老规矩,先来量量血压吧……”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郑妈妈用手背擦了擦眼角,一边挽起袖子,一边说:“你们这群兵娃娃对我的照顾,比我儿子都妥帖哩。”
原来,近些年,郑妈妈的4个儿女分别在澳大利亚、香港等地定居,孩子们怕老母亲一人住在岛上孤单,本来也准备将老人接到身边共享天伦,但老人舍不得这些“兵儿子”,一直不肯出岛,官兵们知道后既感动又心疼。为照顾好老人的身体健康,不辜负她的深情厚谊,连队决定:重大节日党支部一定要来看望老人,平常团支部也要定期走访。
“郑妈妈,您为连队操劳了一辈子,连队现在也应该为您做点事了。”官兵说干就干,有的拿起扫帚清扫房前屋后,有的帮老人整理周边菜地……随后,官兵们还把特意带来的米、面、油、牛奶等日常生活用品安排就绪。
傍晚,郑瑞英妈妈将部队官兵送出了家门,“感谢今天这么多‘兵儿子’给我专门过母亲节,只要身体允许,我会常去连队看看你们的。”老人站在家门口,向官兵挥手告别,久久不曾转身。
 
又逢一年一度母亲节,今年你为母亲送去了什么?不是说不过母亲节,就不爱母亲了,笔者认为母亲节的存在更像是一种提醒——母爱无私,但作为儿女的我们不能忘记回报,而作为不能时时陪伴在母亲身边的军人更应如此。
网上曾经有个流传很广的段子:我们在家时常会说,“妈,我饿”“妈,我冷”“妈,我外套呢”等等,而对着爸爸只有一句话,“爸,我妈呢?”段子虽小,读起来却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从出生以来,我们就不自觉地向母亲索取得更多,母爱无私,她仿佛就是为了我们做儿女的需要而存在的,从不吝啬,也不抱怨,但我们就能因此而忽略了她吗?当然不。但说完“不”后,仔细咂摸起来,这否定来得并非那么理直气壮。即使强行解释“身为军人的特殊性,母亲自然会理解”,也颇为生硬。忽略母亲,没有理由,全是托词。
我为国家守卫边疆,没有时间说爱您。面对这些母亲永远都是一张包容的笑脸,“好,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转过身去却是无尽的失落。其实仔细想想并非真的是没有时间,智能手机普及率如此之高的当下,每天给母亲发条微信,问个好,留上几句温暖的话,母亲看了都会非常满足。最大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长大的我们更加羞于表达罢了。小时候面对亲友询问“爸爸妈妈里最喜欢谁?”还能毫不遮掩地回答:“妈妈”;上了小学,看到公益广告里孩子给妈妈洗脚,也可以愉快地端来一盆水大声说:“妈妈,洗脚!”为何到了今天就连一声“妈妈,我爱你!”都羞于表达了呢?
我为国家扛起钢枪,没有时间抱抱您。我曾听过不止一位战友母亲“诉苦”:孩子打电话来火急火燎的,问问家里有没有什么事,没有什么事,那就挂了,每次都说不上3句话,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每一次打电话时多说两句自己工作生活上的事情,她们想听、想了解,她们不懂也别不耐烦,想想小时候她们是怎样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教你说话的;回家探亲的时候多听听妈妈的唠叨,你表现得爱听,她就有说不完的话,或许你觉得这东家长西家短的完全听不进去,但看着母亲说话时的笑脸,也请你耐心地坐在一旁认真听,想想幼儿园时每天回家你围着母亲说个不停地样子,聊天是最基本的感情交流方式了。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每一个当兵的人都有时刻为国家奉献生命的觉悟,孝顺母亲只能排在为国尽忠之后?其实并非这样,要知道最初的成语是忠孝两全,做不到、却又争于口舌的人才加上了个难字,就成了借口、托词。古有岳飞母亲为岳飞刺字“尽忠报国”,抗日战争年代有胡国桥母亲写给战场上儿子的“盼儿,杀敌立功还!”这就是母亲的伟大,在国家面前,她们都认同“为国尽忠就是为我尽孝”。你或许已经忘了,小时候立下的“长大后为母亲遮风避雨”的誓言,但母亲不会忘记“将儿子培养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作为一个军人的母亲,将养育多年的骨肉交给祖国,铸就国家的钢铁长城,这份爱凝结着无私,饱含着泪水,寄托着无限希望。母亲的奉献、担忧、支持,不会因为她们的默默无声而掩埋,因为这些付出早已浇灌在儿女身上,在祖国大地绽放出瑰丽的花朵。

收藏】  【打印】  【关闭